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PART-9 沙漠里的洪水 2009/08/29

PART-9   沙漠里的洪水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不过,他望着那个咖啡馆若有所思的看了很长时间。趁着丫头还在叽叽喳喳给她朋友打电话的时候,他给她还给那个有着古怪名字的咖啡馆拍了几张照片。

上帝(或者魔鬼?)有的时候会给他安排一点好玩的情节。有的时候,时间细节都会给他安排的好好的,而且特别紧湊,沒有中场休息。有时剧情之迭荡起伏让人诧异,如同一部实时开拍的电影。

有一次是在香港。剧中人石头演了好几个场景,就演自己。身在其中,却全然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最后上帝才给他开示结局。让他恍然大悟。

还有一次在上海。一切怪异的情节都在提示他什么人正在狂写剧本。然而他却全然无法控制自己。等到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沒有几个选项可以选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前面全是铺垫,只是为了通向这个无路可逃的结局。

他气得半死。然而只能看着上帝(魔鬼)在天空里偷笑,无计可施之下。也只能苦笑着接受。

这一次又是这样。

之前的早上,坐在黄色的CAB上横穿W特区的时候,他突然就从一堆标牌里看到了这家咖啡馆。

那个时候,丫头似乎在跟他说什么,语气带着一丝慵懒。因为她之前十分认真的游泳兼日光浴,有点把自己给累着了。

石头正心猿意马的一半看街景,一半想她刚才穿的白色比基尼,另外的三分之一在跟她闲聊。然后他就在车上看到了这家咖啡馆。

“好古怪的名字”。当时一个念头闪过他的大脑。

随后他就忘了。今天他的身份是摄影师。他借这个“衔头”,开始目不转睛,厚颜无耻,痛不欲生的转过头去看丫头。

他看到她的额头上的一个青春痘。不过暇不掩玉,她的皮肤光泽和色调都非常好。头发披散下来以后,就特别有质感和光泽,也很有女人味。不笑的时候,她的脸上表情比较贫乏。但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有种特别的顽皮。整个人会一下魅力大增。足以倾倒一堆男生。

石头开始跟她打P。东拉西扯,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希望能够让她整个人放松起来。今天他是摄影师,而摄影师最好能够打开模特的心扉,让她们最美的一面展开出来。

可惜石头还不是很专业,沒聊几句,还沒开始热身,丫头的家就到了,只能作罢。

丫头明显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这却不是石头想要的。他想要的是那种信任感和水乳交融的一种愉快的感觉。

但是丫头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石头又是那种在女人面前特别绅士的人。所以只能大事小事依着她作主。

她以急行军的速度作完了一切准备。“啪”。短暂的如同一声击掌。两个人转眼又在大街上了。

“我们去哪里?”她转过身来问石头。

“我们要去一个有水和有大片绿色的地方”。石头看着她的牙齿说。

她的牙齿也很漂亮,如同小小的贝壳。唇上有一丝的高光。

 

里程8-迷失的花园 2009/08/28

里程8-迷失的花园

阳光打在地上 | 并不见得 | 我的胸口在疼 | 疼又怎样|阳光打在地上———— —海子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丫头神气活现地坐在小小的咖啡桌的那头。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睛一直很有穿透力。有的时候,石头会觉得与她对视的时候,会被看到他内心里隐藏的许多秘密。

所以石头撤回了目光,茫然的盯着咖啡馆3点钟方向左手边三厘米处的一片墙壁,陷入了沉思。那是一片毫无暇疵的油漆。

大人了,心里会有很多的念头存着。时不时的想出来思考一下。石头从来都是一个心思很重的人。

可是,除了见到他这里晃晃那里转转,公开申明在考察根据地建在什么地方之外,沒见到他真正干一件实事。

就在他人生特别茫然不决的时候,他遇到了丫头。那是一个特别炎热的初夏之交。

丫头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中走来,“你好。我是丫头。”她用特别标准的普通话过来打招呼。

声音很好听。有一种质感。

石头吃了一惊。他正在荷兰银行的投资银行部门里。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觉得有些不习惯。因为要做的项目上,他并不是很了解。

但是却要装成是他可以决定一切。

他正在打算把自己藏在某处,静静的观察环境,听听周边的人在讨论什么,然后决定演这个角色。

丫头向他伸出了右手——“我是全球总部。在这个项目有一些东西需要我们部门的协作。”

石头象一个一心想潜伏,却被路人甲看到的狙击手一样特别扫兴,特别不专业,特别尴尬地站了起来。

“我是石头。”。

丫头有点好奇的看着他。不过开了一会的会以后,过完了她所协作的部分,她就风风火火地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后来有几次,因为同样的一个项目,石头跑出好几次荷兰银行。每一次,他都很巧的遇到丫头。

过了几天,一份基本情报出现在石头的数据库里:S省的女孩。英语非常好。自信。高效。

她总是很直率。有的时候,直率让人吃惊。不过也许周边的人都习惯了。除了石头吃了一惊之外,旁边的人都眼观口,口观心,静黙不语。

丫头跟所有石头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这句正确的废话其实想说明的是,丫头很独特。她并不是非常漂亮的那种。但是她的眉,眼,唇都长得很清秀。当她笑起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天空里有一道光照射下来。

有的时候,她的眼睛上会出现一道漂亮的双眼皮,有的时候又会消失几乎不见。

然后那个夏天是一个特别忙乱的夏天。大家手上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石头一会儿被发配到了M国,沒过几天因为当地天灾人灾,兵慌马乱,又撤了回来。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被发到了V国。在H市那个小宾馆里,他的房间里时常被烟雾淹沒着。拨开烟雾,才可以看到石头在他那台小小的笔记本上在疯狂干活。

杜拉斯?梁家辉?情人?石头一个都沒遇到。他只记住了那种永远绵软入骨V国情歌。

想必V国人沒事就爱一回吧?两个星期当他看到“V”这个字的时候,他已经想吐了。兵慌马乱的又撤了回来。

半年以后,再遇到丫头就是在W市了。世界真奇妙。

石头很喜欢这个城市,记忆里,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空旷而大气。

丫头永远都是那样的风风火火的。缺少一点女孩的活泼和女人的温柔。

“未来女强人”,石头在丫头的档案上重重的加注了五个字。

“你是摄影师,应该要调动模特的情绪,引导模特来拍照。”丫头突然在桌子的对过特别严肃的说。

丫头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花裙子,戴了一串珍珠项链,让她的脖子显得特别的漂亮。那道小小的锁骨,以及那片小小的阴影,也异常的性感。

“我。。。。”石头作了一串逻辑混乱的解释。丫头特别认真的看着他。然后与石头对视着,仿佛想把石头上的每个秘密看得清清楚楚。

“你调动不了我的情绪。是因为你对我有想法。”

“WHAT?”石头像是被阳光晒过头似的觉得一阵晕眩。

“想法?性幻想?坏想法?“

“你这次来是有目的的。你对我有想法,所以你不敢来调动我。”丫头一字一顿的说。

清澈的眼光坚定不移的看着石头。象是两盏探照灯,抓到了一个正在越狱的犯人。

石头几乎要从椅子上掉下去。这丫头片子还真厉害。连这个她都看出来了。

在探照灯面前,犯人只好尴尬的拍拍手上的灰,故作镇定的吹起口哨,假装只是出来透透气,抽根烟。“有事吗?”

石头故作镇定的看了丫头一眼。伸出一只虚拟的手把虚拟的汗抹掉。“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可以真的跟你说吗?”他跟他自己说。“我不就是那点男人的欲望吗?”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了。在来W市的大巴车上,他一再跟自己辩论,要让自己特别的绅士。

“这只是一次愉快的度假。不要有其它想法。”石头把另一个长着角的石头按在墙上大声的嘱咐。 然后两个石头达成了一致。

“我承认我有点喜欢你。主要是上次帮你拍的哪些照片,实是是太吸引人了。”他有点艰难的,寻找词汇,避重就轻。

“那你就是因为我的那些照片,在YY”。丫头象一个剑客一样,把剑锋架到了石头的脖子上。

“YY这个词也未免太难听了。”石头终于找到可以岔开的话题。

“前面那个字是对的。后面那个字,也太不妥当了”。石头抗议。

“好吧。就算你是因为被美所吸引。但是你有对我有很不好的想法。”丫头依然目光如炬。

石头觉得他有点坐不住了。一身冷汗。那个刚才还得意洋洋,长着两个角的石头,悄悄的从后门溜走了。

“在来的路上,我认真的想过。”石头艰难的开口。

“我不想说假话。但是我不喜欢成年人之间的关系。我想保持一种简单的快乐。”他很勉强的解释道。

丫头也许被这些意向十分含糊的词藻给糊弄住了。她收回了目光,不再咄咄逼人。

石头很受挫。本来兴高采烈的心情,变成了一堆泥泞。

一个电话,拯救了两个人。

走出那个咖啡馆的时候,两个人默然不语。石头心情灰暗。

 

里程7-时间之窗口 2009/03/28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一下飞机,就觉得上帝太善待广州人了.虽然石头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城市丑陋的建筑,以及到处可见的萎琐行人,以及更加萎琐的街头保安.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城市很适合那些自得其乐的人在这里尽情的生活

上海冻得让人受不了,天一黑,路上行人脚步一个比一个快,都想尽早逃回到自已的小窝里去.空气中带着一股烦躁,一股阴冷的烦躁.

 已经近一个月没下过雨了.这个号称在海边的南方城市,却象北方的城市一样的干燥.在空调开的大大的办公室从早做到晚,石头的肺象是一个被风干了的仙掌球.一到充满着汽车尾气的街道上,他时常觉得自已象是一个抽支大雪茄的蛤蟆,张大着嘴却无法呼吸,而且很可能随时不支倒地.

 恶梦般的上海冬日.

 而这里,空气中散发南方特有的疯狂生长的植物气息.空气中湿度很高,让石头象是从头到尾被淋上了一杯水.他贪婪的呼吸着湿润而新鲜的空气.

 广州真好.没人注意你在干嘛,没人跟你比西装的品牌,领带的颜色,皮鞋的光亮度.就算穿得象个要饭的,也没人向你多看一眼.广州真是他妈全国最大的村庄.广州,真是他妈的好.

 他信高彩烈的坐在象是铁丝鸟笼的出租车里,看着窗外丑陋无比的广州市容.

 这个城市里,有着无数掩藏在丑陋里的精彩-比如,一个在一条肮脏臭水沟旁的饭店,却有着全国最好吃的蟹粥.一个在灰色水泥高架桥旁的饭店里,却有着清甜的生鱼片可大快朵颐.一个很丑陋的房子里,却会生活着一个极可爱的女孩.TEDDY BEAR,就生活在这个城市里.而明天,石头就肯定可以看到她圆圆的眼睛了.

 他很高兴,在出租车的后座上睡着了.

 第二天,当他又一次跟TEDDY 在办公室里撞见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大叫一声:”天哪!”

 石头正在她的坐位上欣赏着她的卡通玩具,和画满着奇奇怪怪人物形象的涂鸦本,正在会心的笑着. 而那时TEDDY顶着一头毛茸茸的乱发,象是一个没有睡醒的玩具熊,走进了办公室.

 他们俩在短暂的对视着.周围都是同事,没有办法给予一个拥抱,或者,一个亲吻.但是,石头的心灵象是被什么击中了,极度的狂跳起来.

 太让人熟悉的快乐感觉,象是潮水一样,把他给淹没了.

 他真想拥抱一下这个象是从迪斯尼乐园里逃出来的卡通人物.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几乎没有的眉毛,和薄薄的嘴唇.

 却无话可说.这个场合,又能说什么呢?

 她心慌意乱,却着带着一脸的傻笑.石头看不到自已脸上的表情.也许带着一个僵化的笑容. 无数甜蜜和苦涩的回忆,让他无法判断自已的正确表达方法.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一个长长的,几乎是永恒的对视.

 

里程6-海底的沙砾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怎么可以爱你,当我已经有了爱人的时候

你登上了,一艘必将沉没的巨轮
它将在大海的呼吸中消失
现在你还在 那面旗子
那片展开的暗色草原
海鸟在水的墓地上鸣叫
----海子

这一辈子石头是跟大海脱不了干系了.
2006年的三月份,他又一次去了海南.亚龙湾.
石板热热的,光着脚走在上面很舒服.
他就在亚龙湾万豪酒店的专属沙滩上坐着,然后他突然做了一个举动:他脱下了那个一直戴着的心诗指环.
爱人已经远离,再戴着这个金属制品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沮丧的在潮水线附近挖了一个坑,然后把指环放在里面.
之前读过一个关于海沙的小说,一粒沙爱着另一粒沙,爱了十万年.幸福而又悲伤,因为他们相距一米. 近乎永恒的一米.
那么,让这颗指环有一天也去海底吧.让它爱上一粒沙,然后永远陪着那粒沙.
石头缓缓的用沙把它给埋上.
就这样吧.也许有一天,另一颗指环也会在这里.
他转身离去.
然而又舍不得…..
转身一看,海潮袭来,将沙滩改变的无影无踪.
石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片面目全非的沙滩.
就这样, 他永远的失却了他的指环.
“为什么要这样?” 黎黎在电话里质问他.
“我会去找的!” 然后她挂了机.
在海南亚龙湾万豪酒店沙滩尽头的第二个沙滩椅的正前方五米处,石头埋下他的指环.

但是,永远找不到了.

也许它现在静静的躺在海底呢.带着微笑.

“我想念着你呢” 石头跟它说.

“何必如此,一切皆已物是人非”.指环讥讽的笑着,静静的躺在海底.

是啊. 石头叹息道.你说的对. 只有对黎黎的想念,象是潮汐一样,时不时的袭来.

然而一切皆已过去,成为历史,无法更改.

她已经嫁人了.

 

里程5-T国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T 

石头发现自已原来进错了地方.他一脚踩进那家餐馆,就有一堆人在门口喊:”欢迎光临“.

 然后石头就知道自已上当了.这些人看到了一个,,两个走进屠宰场的猪仔,脸上都带着即将吃到猪肉的快乐。 

不过地方倒是真的不错。起码你连护照都没带,就从S城到了T国。T国的红灯笼在T国的芭焦树上闪亮。明明是一幢西班牙式的小洋楼,也硬是被木头木脑的佛相和布幔变成了T国的某个幽暗角落。于是石头和黎黎就坐在人造的,只有300平方米的T国风景里,假装自已已经到了异国他乡,成了外宾,浪漫的吃着外国菜。

 空气中流动着焚香的味道,至清凉的冰水却让人欲火上升,不合时宜的拉丁舞曲让人想找一个角落去流汗.

 只可惜石头笨得什么都不会.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傻笑,假装自已很安静.

 有时,他觉得自已象是活在摄像机下面。一让他起来运动运动,他就得了跳舞过敏症,觉得自已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别人笑到倒地而死.于是他就更加的动作僵硬..

 所以这是一个哲学问题,你干吗在意你是谁? 肉体和外表永远都只是欺骗性的,灵魂只是寄居者。就象住在宾馆里的客人。

 但是如果肉体不是如此重要,人的灵魂为什么又如此的焦虑,或者相反,自恋于自已对外的形象。“它”终究只是宾馆里的客人而已。可以装修门面,却始终没有产权。

那么,这又变成了一个经济学问题。修整外表和肉体的带来的边际性产出和实际的回报……

 "你在想什么?" 黎黎刚才在饭桌的另外一头也在发呆,想着她的诗集和山上虚构的屋子,蓠芭,以及清泉.想象中宁静的月光照耀在轻风吹拂的山崖上,泉水静静地流出,渐渐淹

 淹没了一切,把一切暄闹都阻挡在水面以上……

 突然清醒过来,发现两个人在干净整齐,一无所有的饭桌上神游物外.连侍者都只是静静的站立着.

"我饿了.." 她正式发出了指令...

 于是他们点了一堆的菜,安静的吃着,仿佛<<恋恋山城>>里的依恋美食的彼得.梅尔和他的太太。

 黎黎的手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带上那个指环。

 “你的指环呢?”石头问

 “什么指环?你有给过我指环吗?” 黎黎诧异的问。

 石头一下子犹豫了起来,如果不是黎黎,那么那个指环,他戴在谁的手上了呢?


 

里程4-心诗指环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

 电话的声音不是很清楚。

她的声音从万里之外传来,变点有点尖细,孩子气十足。石头觉得听多了这种电话,就象两个人依然在一张床上一样的感觉。与情色无关,只是那种互相依赖,别无它人的,一个完整的独立世界的感觉。

一打电话,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了两个人,石头,以及他的黎黎。

 黎黎说她很难过,心情很烦躁。

 石头说,也许是那个国度里长长的暗夜,又让她有些忧郁。他虽然没有去过那边,但是却想象的出,在长长的冬日里,尽管室内热的可以只穿T恤,但是人也变成了孤岛,淹没在万里的寂静中。时间一长,有些人忧郁,有些人变成了哲学家,有些人变成了疯子。

 “我们结婚吧。”她突然在电话的另一头尖利的叫了出来。“我好想结婚啊。嫁给你好不好?”她突然在电话的另一头哭了起来。

 “好啊。”石头望着窗外的维多利亚港,一身冷汗冒了出来。

 无尽的想像冒了出来,吵闹的婚礼,怪里怪气的婚纱,一杯接一杯喝到吐的酒,俗气的宾客和吵死的宾客们,怀孕,尿布,乱哭的小孩,房贷,车贷,彼此看不起的双亲家长….

 天,这是你想要的吗?  石头问自已。

 “我们先订婚吧? 好不?”石头抹着自已头上的冷汗说。

 电话挂上了。

 先订婚。石头有了一个机会让自已去接受生活中的巨变。一切的烦恼都可以在更远的未来。当前之急他需要解决的只有一个问题:订婚戒指。

 这个属于可承受范围。基本上属于信用卡支付额度的东西,石头都是会二话不说就买的。信用卡买不了的,对他来说就有点心理压力了,如房子。住在哪个城市呢? S城吗? 还是H城?

 好歹订婚戒指还是买的起的.

 这一套戒指很特别.你看,这个指环上刻着希腊文的诗句.意思是,爱之指环,戴上以后就永远不会脱下.” 周生生的店员笑咪米的看着石头.

 石头把戒指戴上,一种奇异的感觉传来.这个戒指确实戴得很舒服.仿佛它一直就在石头的手上一样.一脱下来,你会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 魔戒!

 爱之指环,戴上之后,就永远不会脱下.”

 当石头终于给黎黎戴上她的那只指环的时候,那只指环也与黎黎的手指完美无瑕的配在一起.

 很漂亮啊。“ 黎黎开心的笑了起来。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戒指虽然真的是脱不下来了,但是爱人之间却永远可以分离。

 咫尺,也可以象是天涯。

 

里程3-海的深处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Chapter 3 海的深处

 

当天气暗下来的时候,石头看着黑色的海面叹了一口气.

当他慢慢走进海水里的时候,冰冷的海水象是尖刺一样刺痛着他的腿.黑色的海水象是一块黑色的宝石一样,发着柔和的光.你无法预知海里会有什么,只好不去想有什么.

他一跃而入,潜入无尽的黑色深处.

那是一片石头最熟悉不过的海面.平时在强烈的阳光下,蓝色的海水显得异常的温柔,但是一到晚上,海洋就变得陌生和凶险了.

不过不要紧.因为当石头在海水里的时候,就象是回到母亲的怀抱.那咸苦和腥气的味道, 都让他舒适得象个王子.

海的王子.

无尽的孤独,但是自由自在.

“无需考虑他人”,

石头对自己说. 在这样的一个黑暗的如同你的未来的海水里.

“你无需考虑他人”.

透过海水, 他看到了夜空中那些飘荡着的月光.那些平时鲜亮炫耀的星星,象是在海水里泡化了似的, 变成一个个模糊的光点. 石头就这样静静的在海水里,望着那片繁华暄闹的星空.海浪在努力的摇晃着他.象是一段乐曲在唤醒他的灵魂.

往昔的回忆象是在夜幕中放映的旧电影. 光影班兰,无声无息的闪过一个个的镜头, 无数模糊的人脸出现,又消散而去.

他突然想起了那只绿色的蜗牛玩具.那只长得丑丑但是却很温柔的蜗牛. 其实那是一只八音盒. 拉长蜗牛的脖子, 就会响起”致艾丽斯”的旋律. .

最重要的不是蜗牛,而是那个曾经抱着蜗牛的女孩.

那个被石头叫做的TEDDY的女孩. 有着修长的腿和修长的身体,标准的美女胚子,却有些不合时宜的长着一个Teddy Bear似的娃娃脸. 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圆圆的额头,以及淡得几乎找不到的眉毛. 当她生气或是紧张的时候,她就睁大眼晴,鼓起腮帮吹气 于是整张脸就变得跟黎黎 一样了.

当你看见一只Teddy Bear望着你的时候你会干什么?

所以,每一次石头看见她的时候,就想把TEDDY搂在怀里.他搂过她无数次. 带着这个世界最纯洁的情感. 象是情人,又象是哥哥. 是一种混合的感觉.

但是他刚刚写完一封给TEDDY的信.那些文字就象是漂散在水面上的木片一样, 在水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在水面上飘来荡去.

“一踏入香港的家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送给我的那只绿色蜗牛。

回上海的时候本想带回家去的,但是就忘在电视上了。居然一直就在那个地方。又听到那熟悉的八音盒,心里的震颤是那样的无法抑止。曾经抱着那只蜗牛在那蓝色的沙发上想念你。在这个无法再拥抱你的时候,这个蜗牛又意味着什么呢?

蜗牛的速度真是很慢啊。等到蜗牛爬到他的目标的时候,一切的一切却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没有想到上帝是如此安排这个故事的结局,或是,中局。心里带着一丝丝的不甘心。

也许以前我无法不选择黎黎,或是我因为失去过女友,所以不愿去抢夺别人的爱人。不管有多少的心结。现在,全部了结。上帝给了我一个终结。

于是,想得到一个自己真正想爱的人。想跟她说,我爱你。却没有机会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在你的耳边,拥抱着你,轻轻的说:我爱你。

又见蜗牛。他爬得很慢。离那份一直想要的真爱,很远很远。”

他终于受不了了.每一个肺泡里的氧气都被消耗完了.他猛然把自己升出水面.

黑色的海面突然冒出了一个结实的躯体.月光照在石头的背上,象是一个深海里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