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里程8-迷失的花园 2009/08/28

里程8-迷失的花园

阳光打在地上 | 并不见得 | 我的胸口在疼 | 疼又怎样|阳光打在地上———— —海子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丫头神气活现地坐在小小的咖啡桌的那头。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睛一直很有穿透力。有的时候,石头会觉得与她对视的时候,会被看到他内心里隐藏的许多秘密。

所以石头撤回了目光,茫然的盯着咖啡馆3点钟方向左手边三厘米处的一片墙壁,陷入了沉思。那是一片毫无暇疵的油漆。

大人了,心里会有很多的念头存着。时不时的想出来思考一下。石头从来都是一个心思很重的人。

可是,除了见到他这里晃晃那里转转,公开申明在考察根据地建在什么地方之外,沒见到他真正干一件实事。

就在他人生特别茫然不决的时候,他遇到了丫头。那是一个特别炎热的初夏之交。

丫头在一片灿烂的阳光中走来,“你好。我是丫头。”她用特别标准的普通话过来打招呼。

声音很好听。有一种质感。

石头吃了一惊。他正在荷兰银行的投资银行部门里。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觉得有些不习惯。因为要做的项目上,他并不是很了解。

但是却要装成是他可以决定一切。

他正在打算把自己藏在某处,静静的观察环境,听听周边的人在讨论什么,然后决定演这个角色。

丫头向他伸出了右手——“我是全球总部。在这个项目有一些东西需要我们部门的协作。”

石头象一个一心想潜伏,却被路人甲看到的狙击手一样特别扫兴,特别不专业,特别尴尬地站了起来。

“我是石头。”。

丫头有点好奇的看着他。不过开了一会的会以后,过完了她所协作的部分,她就风风火火地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后来有几次,因为同样的一个项目,石头跑出好几次荷兰银行。每一次,他都很巧的遇到丫头。

过了几天,一份基本情报出现在石头的数据库里:S省的女孩。英语非常好。自信。高效。

她总是很直率。有的时候,直率让人吃惊。不过也许周边的人都习惯了。除了石头吃了一惊之外,旁边的人都眼观口,口观心,静黙不语。

丫头跟所有石头见过的女孩都不一样。这句正确的废话其实想说明的是,丫头很独特。她并不是非常漂亮的那种。但是她的眉,眼,唇都长得很清秀。当她笑起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天空里有一道光照射下来。

有的时候,她的眼睛上会出现一道漂亮的双眼皮,有的时候又会消失几乎不见。

然后那个夏天是一个特别忙乱的夏天。大家手上永远有做不完的事情。石头一会儿被发配到了M国,沒过几天因为当地天灾人灾,兵慌马乱,又撤了回来。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被发到了V国。在H市那个小宾馆里,他的房间里时常被烟雾淹沒着。拨开烟雾,才可以看到石头在他那台小小的笔记本上在疯狂干活。

杜拉斯?梁家辉?情人?石头一个都沒遇到。他只记住了那种永远绵软入骨V国情歌。

想必V国人沒事就爱一回吧?两个星期当他看到“V”这个字的时候,他已经想吐了。兵慌马乱的又撤了回来。

半年以后,再遇到丫头就是在W市了。世界真奇妙。

石头很喜欢这个城市,记忆里,永远都是阳光灿烂,空旷而大气。

丫头永远都是那样的风风火火的。缺少一点女孩的活泼和女人的温柔。

“未来女强人”,石头在丫头的档案上重重的加注了五个字。

“你是摄影师,应该要调动模特的情绪,引导模特来拍照。”丫头突然在桌子的对过特别严肃的说。

丫头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花裙子,戴了一串珍珠项链,让她的脖子显得特别的漂亮。那道小小的锁骨,以及那片小小的阴影,也异常的性感。

“我。。。。”石头作了一串逻辑混乱的解释。丫头特别认真的看着他。然后与石头对视着,仿佛想把石头上的每个秘密看得清清楚楚。

“你调动不了我的情绪。是因为你对我有想法。”

“WHAT?”石头像是被阳光晒过头似的觉得一阵晕眩。

“想法?性幻想?坏想法?“

“你这次来是有目的的。你对我有想法,所以你不敢来调动我。”丫头一字一顿的说。

清澈的眼光坚定不移的看着石头。象是两盏探照灯,抓到了一个正在越狱的犯人。

石头几乎要从椅子上掉下去。这丫头片子还真厉害。连这个她都看出来了。

在探照灯面前,犯人只好尴尬的拍拍手上的灰,故作镇定的吹起口哨,假装只是出来透透气,抽根烟。“有事吗?”

石头故作镇定的看了丫头一眼。伸出一只虚拟的手把虚拟的汗抹掉。“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可以真的跟你说吗?”他跟他自己说。“我不就是那点男人的欲望吗?”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了。在来W市的大巴车上,他一再跟自己辩论,要让自己特别的绅士。

“这只是一次愉快的度假。不要有其它想法。”石头把另一个长着角的石头按在墙上大声的嘱咐。 然后两个石头达成了一致。

“我承认我有点喜欢你。主要是上次帮你拍的哪些照片,实是是太吸引人了。”他有点艰难的,寻找词汇,避重就轻。

“那你就是因为我的那些照片,在YY”。丫头象一个剑客一样,把剑锋架到了石头的脖子上。

“YY这个词也未免太难听了。”石头终于找到可以岔开的话题。

“前面那个字是对的。后面那个字,也太不妥当了”。石头抗议。

“好吧。就算你是因为被美所吸引。但是你有对我有很不好的想法。”丫头依然目光如炬。

石头觉得他有点坐不住了。一身冷汗。那个刚才还得意洋洋,长着两个角的石头,悄悄的从后门溜走了。

“在来的路上,我认真的想过。”石头艰难的开口。

“我不想说假话。但是我不喜欢成年人之间的关系。我想保持一种简单的快乐。”他很勉强的解释道。

丫头也许被这些意向十分含糊的词藻给糊弄住了。她收回了目光,不再咄咄逼人。

石头很受挫。本来兴高采烈的心情,变成了一堆泥泞。

一个电话,拯救了两个人。

走出那个咖啡馆的时候,两个人默然不语。石头心情灰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