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越南:控通胀与促发展的艰难平衡 2009/05/24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02:16

本报记者 王康

  10月20日,越南央行宣布,将越南商业性银行提供贷款的再融资基准利率从15%调降至14%,并将央行贴现率从13%调低至12%,另外,将银行体系内存款保证金的利率调高至10%。这些政策,将从本周二开始生效。

  这是2008年以来,越南中央政府第一次转变宏观经济政策思路。

  之前,面对高达25%以上的通货膨胀,“控通胀”曾一度是越南政府2008年整个宏观经济政策的 “重中之重”。

  通胀、信贷紧缩与高昂赤字

  从诸多最新宏观经济数字上来看,越南这个曾经被视为“发展速度仅次于中国”的第三世界优等生,目前正陷入危机的边缘。

  “越南广义物价指数的最高点在8月,曾经达到过28.3%。9月仍居于高位——27.9%,月度增速在减少,但现在还很难说越南的通货膨胀已得到了全面控制。” FPTS证券公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武国庆在10月18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广义CPI增幅减少,主要原因是粮食价格和石油价格一直在下跌。越南央行紧缩的货币政策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起效。”武国庆说。

  除高涨的CPI指数,越南经济界目前最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信贷的增长。

  武国庆指出,为了控制通胀,越南政府实行了强有力的信贷紧缩,造成了不少负面的经济效果。

  “今年越南信贷额度仅增长了20%,而去年是50%。这两个数字相差太大了,所以现在越南的中小企业们都面临很大的困难。” 武国庆说。

  越南总理阮晋勇上周就对媒体表示,由于企业难以获得资金,越南2008年7%的增长目标“可能难以达成”。

  为了解决紧缩银根所带来的过大副作用,越南央行开始实行一些灵活的政策手段。这一次降息,其实就是为了因应企业贷款难的问题。

  “越南央行最近的政策思路是,紧缩的货币政策,同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世界银行的Akamatsu说。

  武国庆指出,越南央行的本次政策调整中,不光是降息,还使用了其它比较均衡的利率调节手段。例如,增加强制存款的利率,以增加银行的盈利。这可以促使越南的银行体系降低给予公司的贷款利率;同时,越南央行增加了商业银行在公开市场上可以利用的商业票据,可为越南银行体系注入一定的流动性;而再融资贷款利率1个百分点的调整,依然没触动14%这个基准利率,有助于央行继续收紧银根,防止通货膨胀的再度上涨。

  此外,困扰越南政府的还有一个一直没有解决掉的老问题——“贸易赤字”。

  2008年1月至9月,越南贸易赤字已经累积至160亿美元。同时,据最新官方统计数据,越南外汇储备达到212亿美元,但是外债在2008年年底估计将达到240亿美元,接近GDP的40%(世界银行估计)。

  2007年底,越南政府的财政赤字有50亿美元,占GDP 7%。

  “这是当前越南经济中的一个大问题。”武国庆说。

  同时,由于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有大量的越南国有资金进入房市和楼市被套住,银行体系已经集聚了大量的风险。

  “目前越南经济和发展政策的首要任务,还是在控制高通胀和保持国际收支平衡这两大问题上。” 10月21日,世界银行河内办公室首席金融分析家Noritaka Akamatsu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不一定全是负面

  “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很多国家都有发生经济问题的风险。我相信,越南也暴露在这种风险之下,没有国家会是例外。”10月20日,一位国际机构驻河内的经济学家指出。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越南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会放缓,外国间接投资(FII)甚至会消失,出口会下降,国际收支平衡问题会出现恶化;越南的银行确实可能会因为国内实体经济的恶化而出现大量的坏账;越南政府为了救助国内银行体系而增加公共债务,就如同发生在美国和欧洲的一样。这一系列情况确实有可能发生。” 上述经济学家说,“但这未免太悲观了。”

  这位经济学家指出,事实上,越南政府最近的减息,就是为了解决国内经济放缓的问题。所以,他对越南政府解决经济问题的灵敏度和速度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世行的经济学家也认为,对越南经济承受国际环境影响的担忧,尚为时过早。“需要指出的是,越南在外贸上是有160亿左右的逆差,但在资本帐户上有大量的顺差,因为FDI仍然相当强劲,所以越南整个国际收支上仍有27亿美元的顺差。”Noritaka Akamats指出,“越南并没有受到美国金融市场的直接影响。”

  但是,他说,“越南未来由于全球经济放缓而造成的FDI和FII的下降估计会在2009年度出现。”

  这种影响不一定完全是负面的。“全球经济放缓给越南也带来了一定的好处,” Noritaka Akamats指出,“最近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回落使越南有机会减少一定的贸易逆差,是好事。另外,出于对全球金融危机的担心,越南银行体系也将海外的外汇资产转回了国内。”

  Akamats还认为,越南外债的风险并不大。因为不是商业性的借款而是国际机构间的借款,如世界银行对越南的贷款。这种贷款时间周期为40年,利率是0.75%。

  “越南的债务负担并不像看上去那么严重。” Noritaka Akamats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