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苏醒的日本-2004文集 2009/05/24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01:26

TO:21世纪商业评论

首篇

 

日本经济全面复苏迹象乍现

本刊记者 王晨 日本东京报道

 

夏日的日本东京是美丽的,在纯净而直射的阳光下,东京繁华闹市街头上的人群们,都带着一种轻松而愉快的笑容。位于东京大手町的中央商务区附近,小巧而又幽静的餐馆与咖啡馆里,挤满了享受午后阳光与悠闲心情的白领一族。老友亲朋不约而同的碰面,更是免不了一番此起彼伏的鞠躬与问候。

不论是在银座、涩谷、新宿,还是在六本木和秋叶原,欢乐而拥挤的人群、夜色下灯火辉煌的街景、玲琅满目的百货店与电器店,让人深深感受到一个发达国家展现的惊人消费活力。

阴晴不定夏日天

2004年微风吹拂的凉爽初夏,对于东京人来说,无疑是令人心情愉悦的。最近一段时间,日本宏观经济领域阴晴不定,好坏消息间有,政府公布的众多经济“晴雨表”中,有些指明经济复苏的迹象,有些似乎又不尽如人意。

5月18日,日本内阁府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数据表明,日本经济已经连续八个季度增长。2003财年GDP实际增长为3.2%。2004年第一季度的实际GDP增长达到1.4%,折算年增长率约为5.6%——这是自2000年以来,最为亮丽的宏观经济数字。

对于一个GDP高达四万五千亿美元的国家来说,取得这样的高速增长是让人欣喜的。

“我们看到了许多好的迹象,但是现在说日本经济已经开始真正复苏,为时尚早。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策略分析师,小笠原悟,在东京(SATORU OGASAWARA)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日本财务省的统计指出,日本GDP突然快速增长的原因是,2003年第四季度日本的基建开支(Capital Expenditure – CAPEX)比第三季度增长了27.2%。导致基建开支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出口形势一片大好——2003全年出口劲增5%,2004年第一季度又增加3.9%,而且贸易顺差也大增52%,达到1.4万亿日元。

CSFB日本公司的宏观经济分析师安达诚司的数据显示,出口强劲增长的产业,如通用机械、电力机械(包括电信设备与电子零部件)、运输设备,玻璃与精密陶瓷,以及钢铁等,CAPEX均出现了大幅增长。

强劲的出口增长,刺激了工业生产强劲复苏。日本工业生产指数从2003年3月的93.6直线上升到2004年1月份的101.1。同期日本工厂的生产开工率指数也从95.3一路上扬到103.0(2000年为基准100)。

众多经济学家关心的是,这种由出口带动的增长势头,是否会一样带进日本的国内产业部分,从而带动日本经济的持久复苏。

有一些迹象显示,在出口强劲增长及公司基建投入大规模增长的情况,日本国内的产业部分也开始明显复苏。

2004年5月18发布的数据表明,国内需求 (DOMESTIC DEMAND,政府需求+个人消费需求+企业投资需求) 的增长为GDP第一季度百分点增长贡献了1.1个百分点。

2003第三至第四季度,日本企业全行业的平均营运利润(OPERATING PROFITS)比2001年经济寒冬期同期大幅上升了20%-30%,非制造业行业的营运利润也上升20%。

其中,2004年1月份的第三产业(tertiary industry)上升的非常强劲,达到了2.6%。其中零售产业和个人服务分别上升了3.3%和2。5%,显示个人消费开始由“冬眠“转向“活跃”。

在整个经济形势大幅好转之下,2004年第一季度失业率下降到4.7%,是2001年开始的最低点。随着失业率的下降,私人消费者的收入增长也开始改善。根据产业经济省的数据,家庭可支配收入在一月份大幅上涨10%,二月份继续上升6.7%。

消费者信心随之开始恢复——日本内阁府对消费者信心调查中,愿意购买耐用消费品的普通民众,自2003年3月开始持续上升到47.2%,足足上升了6个百分点。收入增长自2003年3月开始上升了近四个百分点,达到39.9%。

资本市场也有好消息,根据日本财务省(MOF)的周报,外国投资者也开始涌入,到三月五日为止,这已经是连续第四周的资本净流入,数额为1.03万亿日元。这也是财务省自三年前发布这一数据以来最令人惊奇的数据。另外,这是在日元兑美元从109贬值到112的情况下产生的,这表明尽管日元存在着贬值风险,但是外国投资者依然看好日本的股市。

对于未来的前景,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在2004年4月30日发布的预测是,2004年第一季度GDP将比2003年第四季增长5.1%,估计2004年全年日本经济的增长将达到3.5%。瑞士信贷经济学家预测, 关键订单所带动的企业基建投资仍将保持活力,一直到2004的年中。

但是,负面的消息也有不少。

火热的新年经济一过,部分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了微调.最新的三月份机械订单并未象预期的那样继续上升,而是下降了3.2%.调查问卷也显示,2004年第二季度核心订单还将比1季度下降-3.2%。

有经济学家认为,这很可能是日本的经理层对中国政府努力降温经济的一种直接反应。

另外,对于持久经济复苏来说, 银行贷款数字的上升,无疑应该是最先决的条件。但是,日本央行的数据显示,银行贷款总量仍然保持下降趋势——一二三月份均同比往年下降4。0%左右

另外一个数字也并不向好,就是现金占储蓄(CASH TO DEPOSIT) 的比率达到了11.01%。如果现金需求进一步加大,显示着日本通缩经济的进一步消失。前几个月这一比率有持续下降的趋势,但是却在四月份出现了停顿。现在这一晴雨表的指向却依然是“不明确”,不免有些让人担忧。

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日本的经济是否有复苏的迹象——复苏在过去的十四年里一直有,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陷入衰退。普通日本人真正关心的是——这一次,日本经济是否已经走上了全面复苏的轨道。

 

2001-2002:上一次日本经济冰河期

自1991年泡沫经济破灭以来,日本这个庞大的“经济机器”,就一度问题一个连着一个,一个严重的经济问题引发另一个经济问题,互相牵制,一直走在一个颠簸不平的道路上,经济情况时好时坏,结构性的问题着实不少。

如果把日本经济形容成一驾马车的话,那么一侧的咕噜——金融业,就一直让这驾马车无法平稳的行驶。

银行业是十四年来的重灾区,在“失落的十年”里,日本银行业共冲销了90万亿日元的不良贷款,大约占泡沫期(1986-1990)贷款总额110万亿日元的80%,其中有40万亿日元的贷款是房地产公司、建筑业公司,以及金融集团。但是,日本央行的调查显示,2002年银行业有风险的资产仍有435万亿日元,其中NPL有35。3万亿。

银行业成为日本整个经济中最大而且最持久的问题。例如,银行业对宏观经济政策无法做出应有的反应——虽然货币政策一直比较宽松,但是因为不敢放贷,贷款一直积压在银行里.企业也因为曾经利息费用太高,而转向其它财务安排。名义利率已经下降到零,日本政府也无法靠减息来刺激宏观经济增长。

在一边咕噜有问题的情况下,日本这驾马车的另一侧——产业公司,也面临着自已的问题。占GDP总值近60%的国内需求(固定投资与私人消费)因为长期经济低迷而趋于萎缩的情况下,日本经济高度依赖外部经济需求,依赖性十分明显。

从宏观经济数字来看,上两次GDP冰河期,分别发生在1998年前后的五个季度,以及2001年前后的五个季度。1998年及2001年当年的GDP均有负增长,也均与工业生产萧条有关。

在最近的这次2001-2002年冰河期,日本企业的经营情况又一次陷入困境。据日本产业经济省的统计数据,2001年第三季度起,全国企业的利润同比2000年同期下降32%与31%。出口锐减***%,国内需求不足,造成日本企业利润严重滑坡。七大日本电子巨人曾一度一齐宣布亏损。

据日本产业经济省发布的资料,当时企业的平均负债率高达75-%80%。债务沉重,成本高昂,利润下降,使得企业破产数字高企。破产企业2001年-2002年每年就高达1.9万家,为1997年以来的最高峰。破产企业所拖欠的债务就高达16.5万亿日元与13.7万亿日元。日经225指数股的平均股价也从2000年的1.3万日元一路下跌到2002年的8500日元。

“日本企业自90年代起根本性的问题,就是一直不能解决大债务,大设备,大人员三个问题,造成成本居高不下。其中保证雇佣关系,在日本公司的关系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成本就始终居高不下。”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上席研究员津上俊哉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危急时刻,外部经济因素再一次帮了大忙。2002年第一季度开始,日本出口劲增,工业生产止住跌幅,CAPEX开始增长,GDP也随之向好。

历史似乎只是在简单地重复自己的轨道。但是这一次,一些新的因素开始深刻地影响到日本经济的方向。

 

中国因素与齿轮的方向

内部因素上,日本产业公司,尤其是受出口影响的大型产业公司, 在几次受到外部“严冬”的打击之后,痛定思痛,进行了大规模的公司重组、人员精简、以及努力削减成本和利息债务。

大型公司如日产、NEC、松下、伊藤忠、索尼、东芝、富士通、日立等都宣布公司业务调整与结构调整的计划。有些尚在大规模的进行。有些则早以完成,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如松下等公司的利润就开始在今年大幅反弹:松下电器在2004财年的销售额达到7。5万亿日元,净利润从去年的亏损194亿日元,大幅上升至421亿日元。NEC的销售也达到了4。9万亿日元,利润从去年亏损245亿日元上升到410亿日元,利润率从-2。6%上升到3.7%。

 “在2000年到2002年,因为日本公司的经营问题非常严重,所以开始大规模的裁员,大幅降低固定费用。所以日本经济在没有政府的帮助下开始恢复,这是第一次。以前往往都是在政府的积极帮助下,积极财政政策刺激下有好转,但是老问题不解决,一会就会回到原有的状况。这次的经济复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公司通过裁员,降低成本等等,自已走出来。开始更有效率,开始有活力。”

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上席研究员津上俊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除了大手笔进行裁员以外,津上俊哉指出,有许多公司的经营结构也有了很大的调整——例如,把赢利好的子公司吸收合并进母公司,把赢利不好的子公司剥离出去等等。这样减少了亏损的业务,增加了新的业务增长点以及利润增长点。还有些公司把“事业本部‘制度改革,重新变成”垂直管理“的方式,这样也减少了业务的复杂性,提高了公司的运营效率。

产业界的兼并、重组与整合也异常繁忙,企业资源在要素市场上得到了很好的重新分配。日本著名的M&A咨询服务公司RECOF的研究报告指出,仅在2001-2003年就有近5,000笔兼并重组交易。其中有将近3,000笔是在公司集团内部进行的,显示出公司重组其资产的活跃程度。仅在2004年1-3月,就有544笔M&A交易,其中有64%的目的是为了强化现有的业务。

外部因素上,日本经济的舞台上,出现了另外一个前所未有的重要角色——中国,成为美国以外日本新的希望。

“2000年,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量在3万亿日元。2003年, 增加到6万亿,增了一倍。如果2000年的数字是很小的, 那么翻一倍并不让人惊讶。但是在这么高的基础上再翻一倍,就非常令人惊讶了。实际上中国大陆加上香港的出口数字,已经接近日本对美国出口的四分之三。如果再加上台湾,实际上去年对大中华地区的出口已经超过了美国。如果保持这个增长速度不变,五年后,日本最大的出口伙伴就是中国大陆。”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上席研究员津上俊哉说。

据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关志雄的研究,目前,带动对华出口增长的是普通工业机械、电力机械、运输设备。其中,建筑和办公用机械等产业机械的增长明显,如集成电路及微电子组件(增长45.6%)、音响影像机械的零部件(增长113.9%)、电信设备(增长54.7%)、影像设备(增长114.9%)。此外,在中国国内汽车生产扩大的背景下,汽车零件(增长104.9%)、汽车(增长30.1%),主要是用于汽车生产的钢铁和化学制品带动了出口,出现大幅连续增长。

所以目前,钢铁、化学等原材料行业,家用电器、手机等消费材料行业,以及建筑机械等日本的许多行业都受益于中国的经济发展。

关志雄研究员认为,日本对华出口扩大的原因在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其中,中国的出口和投资的扩大以及日本企业对华投资的增长,对于擅长机械制造的日本企业而言形成了尤为有利的出口环境。由此,在去年中国经济实现了9.1%的高速增长,日本对华出口实际增加了28.4%的情况下,对华贸易条件上升了6.9%。具体而言,对华出口价格上升了3.8%,而从中国的进口价格下降了3.0%(均按日元计算)。日本恰恰同时享受了来自中国的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好处。

“可以说,是中国一万亿美元GDP的增长,拉动了日本整个经济四万亿美元的GDP增长,正在试图把日本拉出衰退的泥潭。”高盛经济学家梁红有一次对中日经济关系做评价时,这样描绘。

最重要的是,如果说过去日本这部”超级经济发动机”的大小齿轮互相“咬合”,走在一条“周期性向下螺旋”道路上的话.

那么,中国经济的高速度增长,开始把日本这部发动机的所有齿轮调整到同一个方向。据瑞士信贷的经济学家指出,产业公司大规模的变革所产生的效率,在过去的供过于求(SUPPLY-SIDE)的通缩环境下无法显现,但是在现在出口高速增长的情况下正大幅显现,日本出口产品的竞争业优势正在体现出来。“日本发动机”的轰鸣声似乎又可以开始隐隐约约地听到了。

 “现在日本正在走出90年代开始的那种企业经济效益下降,银行紧缩贷款,又造成经济不景气那种恶性循环。正处在一个良性循环的道路上,经济的引擎已经开始发动,所以日本经济的上升比较快。”津上俊哉说。(1898字)

未来的隐忧:通缩、银行改革以及日本政府财政

但是,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人敢断定日本已经走上了“持续复苏”的旅途。

“事实上,通过企业大幅投入所造成的GDP增长是不可能持久的。至今我们不能说日本经济已经持续复苏,就是因为这一点,很可能今年下半年,企业的基建投资会达到顶峰。”安达诚司(Seiji Adachi)说。

而企业CAPEX的投入,与产业公司对经济前景的判断紧密相关。但是日本下半年的经济前景并不明朗。外部需求方向,今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将会减速。

CSFB经济学家指出,美国经济将会由现在的4-5%增长率,将会下调到今年下半年的3.5%。而且中国经济也因为过热而正在“点刹车”中,日本公司经理层对未来投资活动的预测问卷中,已经对此有所反应——日本政府调查问卷显示,2004年第二季度核心订单将比1季度下降-3.2%。

如果外部需求一降,日本的经济增长又会向下调整,整条逻辑链向相反方向运动——出口下降——工业生产下降——企业对经济增长预期下降——企业投资活动减少(CAPITAL STOCK储备 及CAPEX投入下降)——GDP下降——失业率上升——个人消费需求下降——通货紧缩——进一步GDP下降。如此一来,日本经济又将进入一个衰退期。

日本经济的另一个隐忧是通货紧缩。

通缩对经济的真正影响其实是在企业投资方面。CSFB的研究表明,日本经济开始通缩以来,基尼系数依然在增长(收入差距进一步增加),但是全要素生产率(TFP)开始下降,两者呈现负相关关系。安达诚司指出,这只能用一样东西来说明,因为通缩,企业降低了对经济增长的期望,也降低了公司的总的资本投入(CAPITAL STOCK)。

所以,如果外部需求只是保持在一个较低“水平”的话,通货紧缩同样会把日本经济推下悬崖:通货紧缩——企业界对经济增长的预期下降——基建开支动力降低,资本储备减少——GDP向下调整——企业界对经济增长的预期继续下调——另一条“向下螺旋”通道。

在2001年,日本的经济其实就在国内通缩,外部需求不旺的“交叉作用”下,走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

另外,日本银行业的整体情况也依然不好——2002财年整体亏损4。9万亿日元。为了解决自已的亏损问题,纷纷抛售手上持有的产业公司股份,造成股市大跌。2002财年(到2003年3月),银行业出售了手中持有的14。8万亿日元企业股份,比上一年度大幅减少了四成。

所以,除了东海和兴业两家银行为A以外,目前国际评级机构对日本主要银行的评级几乎还都是BBB级,。

日本国家财政情况也是隐忧之一。根据财务省(MOF)2004 年1-3月份数据,政府公债余额已经达到了548。8万亿日元,总债务达到了670万亿日元,差不多是日本一年GDP总值的140%左右。长期的经济低迷,已经开始让日本政府有些喘不过气来了。由于以公共投资为中心的财政支出的扩大和税收的减少,造成了财政赤字的急剧扩大。在所有先进国家之中,日本政府的债务已经达到最糟糕的地步。

结语

长达十四年经济低增长、衰退、复苏、再一次衰退的灰色日子,隐隐然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日本这台经济发动机真正发动起来的声音,又只是朦朦胧胧,让人颇有雾里看花之感。这才是真正令人有悬念的地方。

但是,起码寒冬已经走过了;起码,让人愉快的好消息正在不断的传来。就象五月的天气一样,前面或许还会夏天的暴雨,但是,肯定不再会有寒冬的风雪。

高盛经济学家梁红曾经说过,当未来中国和日本成为亚洲经济的“双发动机”的时候,也就是亚洲经济再一次高速起飞的时刻。也许我们为此等待的时间,并不会太长。(END)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