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日本金融监管 2009/05/24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01:20

附文:日本金融业的制度转型

日本银行业的动荡期

日本银行业在过去十几年经历了四个大的阶段——资产价格泡沫期(1980年代晚期),泡沫破灭期(90年代早期),金融系统危机(90年代晚期),结构性调整期(至今)。

银行业是十四年来的重灾区,据估计1990年至1997年,日本的地价,有价证券价格及其他资产的价格总计下跌了1000万亿日元以上。自1991年泡沫经济破灭以来,最受打击的房地产业,批发业、零售业与建筑业引发大量银行的不良贷款,一直延续至今。

在“失落的十年”里,日本银行业共冲销了90万亿日元的不良贷款,大约占泡沫期(1986-1990)贷款总额110万亿日元的80%。但是,2002年银行业仍有不良贷款35.3万亿日元。

银行业成为日本整个经济中最大而且最持久的问题。例如,银行业对宏观经济政策无法做出应有的反应——日本政府货币政策一直比较宽松, 名义利率已经下降到零,但是却对宏观经济增长毫无作用:因为银行不敢放贷,贷款一直积压在银行里。日本大企业效仿美国公司的经营模式,企业融资方式转向以资本市场融资和发行企业债券为主,银行业又失去以往的融资功能,也失去了最为主要利润来源。

日本政府几次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但是每一次,都效用不大,也与银行业始终无法真正复苏有关——经济的血液循环在这里非但被堵住了,而且流失了——造成了日本经济的局部贫血。

泡沫经济所引发的天文数字式的不良债权,最后导致是日本金融体系的近乎整体破产。其中历史性的事件是日本住专被清算,两大信贷联盟——长期信用银行和日本信托银行因为呆账,被国有化接管,以及HOKKAIDO TAKUSHOKU银行破产。1995 财年,各个银行公布的“风险管理下的贷款”,总计达到21.9 万亿,比前一年的增长1倍。

1997-1998年,日本银行界出现了整体性危机。在危机时刻,日本政府不得不出手相救——被迫在1998 年3月用国民收入对日本所有的银行进行几轮大的注资。前后动用了近60万亿的公共资金,以防止金融业危机变成整个国家的灾难,花费几乎占了GDP的12%。

这场危机让日本政府意识到,金融业的问题不解决,日本经济整体都有风险。而且,用国民的钱来注资在政治上极不受欢迎。上所以,自从自民党桥本派上台以后,日本政府对金融业改革的态度来了一个近乎180度的转变。

用公共资金注资加强银行体系稳定只是一个开始。

第二步,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在1996年底BIG BANG计划基础上)开始对制度层面做大刀阔斧的变革,主要目的是开放市场和鼓励竞争。

1998年12月“金融体系改革法”,对日本政府原有的一系列银行法,证券交易法,和保险业法规做了整体的修改。开始正式生效。银行和其它金融机构,可以在自已的零售网点销售投资信托产品,以及证券和证券衍生产品。

第二步是放开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的互相混业经营,将原有的注册制度改为发牌制度,鼓励跨境资本交易和外汇交易,交易佣金也允许自由浮动。

第三,放开资本募集的渠道,东京交易所成立新的MOTHERS市场,JASDAQ在大阪交易所成立。

第四,从1999年3月的财年开始,相关法规规定金融机构必须要按美国证监会的标准,公布自己的不良贷款情况。

在金融体系整个制度变革的情况下,日本金融体系的竞争情况大为加剧,原先不同领域的机构,开始互相渗透,公司间的兼并重组加剧,国外的竞争者也开始加入竞争。整个日本金融体系的效率、盈利、以及金融产品创新都大大提高。

日本金融机构纷纷开始寻找合作伙伴,以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国际金融环境中生存。

根据日本最大的兼并重组顾问公司RECOF的研究报告计算, 1998年以来金融业的兼并重组开始出现高潮,2003年创历史最高的270家。

自1984年至今日本金融体系内发生的兼并重组案累计达到1800余起。

因为银行业注入的公共资金是以优先股的形式进入的,所以占有股权的日本政府有了更多的话语权,可以在银行无法履行改组计划,或者无法支付这些优先股股息的时候,实施更强有力的控制。因此,银行业也试图通过与其他银行合并、改组运营和组织来增加收益率。

90年代初期日本的13家世界级银行,到目前为止,几乎全部进行了合并,形成了目前的“四大”局面。瑞穗控股公司(Mizuho Holdings Inc. 全球第6),住友三井银行(Sumitomo Mitsui Banking Corporation, 全球排名第8),三菱东京金融集团(Mitsubishi Tokyo Financial Group,全球排名第9)。同一天,三和银行、东海银行和东洋信托银行也宣布联合组建日本联合金融控股公司(United Financial of Japan,全球第19)。(1668字)

 

严厉监管:日本金融厅的巨大变革推动力

最近几年来日本银行的改革力度大幅上升,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实际上与日本金融厅的严厉监管”功不可没”——这也同日本政府全新的态度有关。日本政府认识到,对不良债权遮遮掩掩,只会使问题越来越严重。

1998 年6 月,金融监督委员会(FSA)建立,把金融监督的职责从财政部转移到了一个独立的实体。随即金融厅开始了更大力度的推动日本银行业的改革。

因为在第一轮注资中,政府用注入的资本得到了大量银行的优先股。作为大股东享有的权力,FSA开始对日本银行业的不良债权开始痛下重手,也开始对银行业的改革、内部管理、组织架构、以及具体运营战略进行了严厉的监管。

不良债权方面,1998当时财务省认定的日本银行业不良贷款只有22万亿。新成立FSA在银行自行报告的基础上,认定1998财年日本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有39万亿。但是这个数字依然不可靠,因为日本银行业历来都倾向于掩盖不良债权问题。

所以,随即在2001年10月到2002年三月,FSA对那些经营状况不好的149家银行借款大户开始一次特别审计,结果发现近四分之一的“普通”“值得关注”贷款,需要被重新划分为“破产”以及“接近破产的风险”。不良贷款余额大幅上升到43。2万亿日元。

针对不良贷款更为严格的分类,以及更为充足的不良贷款拨备,日本政府也做了许多工作。

日本央行于2002年10月发布了“日本的不良贷款问题”研究报告,强调“对不良贷款的正确估价”,“快速解决”,“增加公司与银行的盈利能力”等。

11月,日本央行发布了一项方案,准备从银行手中购买企业股票,以减轻整个金融体系的整体风险。日本政府还为此成立了一个RCC) 部门(Resolution and Collection Corporation),从银行收购企业的不良债权,并帮助产业公司复苏,是一个公众资产管理公司。

2002年10月,日本政府也发布了“金融复兴计划”,包括多项重要内容,正确重新评估银行业资产,改善银行业资本充足率,更为严格的对延迟税(deferred tax assets)的评估,加强银行业的公司治理,加速产业公司的“公司复兴”计划等等。

在这两份报告中,日本央行和日本政府强烈推荐使用现金流折扣法(discounted cash flow,DCF)方法来更准确的计算银行所需要为不良贷款所做的拨备。

在DCF方法被广泛实施之前,日本大部分的银行都是使用经验性的概率和贷款损失比率,来估计需要为贷款损失的拨备。在2002财年(2003年3月31日结束),日本央行和日本政府在上述两份报告中强烈推荐使用DCF方法,所以所有的日本银行开始使用这一方法计算贷款损失拨备,而且只针对那些数额在100亿日元以上的大型贷款,已经被划分为“需要特别关注”贷款客户的。

但是,效果却非常显著,银行当年需要为此类贷款增加的拨备,从原先的占总贷款的14%,上升到占总贷款的28%。问题被掩盖的的严重性可见一班。2002财年,当年日本银行业全行业巨亏5万亿日元。全行业的资本充足率下降到9。5%。

金融厅给城市银行下达的指标是,新查出来的不良债权必须要在一年内削减50%,第二年削减80%。2005年3月前,所有主要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要下降到4%左右。

因为日本政府仍然在银行中持着大比例股权,所以虽然平时没有介入日常运行,但是对关键的人事任免依然有话语权。所以每当金融厅震怒的时候,日本银行业往往会“人人变色”,加快变革的速度。

(本报记者 王康 整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