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日本金融产业风云录 2009/05/24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01:24

日本专题之三

 

日本银行业变革:UFJ银行的负重与光明

本报记者 王晨  日本东京报道

 

中午时分的东京大手町中央商务区,在强烈的阳光下显得异常的宁静和安逸。凉爽的风从附近占地几百公顷的日本皇居吹来,也带来乌鸦们的叫声。干净的街道同两旁精心修剪过的花树,让每一个走过的人心情都非常舒畅。

日本联合金融集团(以下简称:UFJ集团)的总部,就位于大手町商务区,日本皇居的对面。从几十层楼的高处望出去,可以将满目葱茏的皇居正门尽收眼底。在东京,在这样黄金地段拥有总部的公司是不多的。

对于中国人来说, UFJ这个名字比较新鲜——似乎没有三菱东京(BOTM),住友三井集团(SMFG),瑞穗控股(MFG)等日本的大型银行集团等名声显赫。实际上,UFJ是继这些银行集团之后的第四大银行集团,同属于日本银行业的第一方阵。日本银行业的“四大”对日本可谓举足轻重——四家银行的总资产及存款量占到整个行业的80%。

其实UFJ集团成立仅有三年,是由三和银行,东海银行和东洋信托银行等三家金融机构在2001年通过合并而来。2004年,UFJ银行的总资产80.2万亿日元,贷款总款44.18万亿日元,资产规模全球排名第19位。

UFJ集团可以说是日本大型银行的典型代表,具有他们身上所有的鲜明特征——庞大的资产,巨额贷款余额,巨大的经营收益,以及同样巨大的不良债权(NPL)——据日本央行(BOJ)数据,截止2004年3月,瑞穗控股不良债权高达3.1万亿日元,三菱东京1.4万亿,住友三井集团2.8万亿,UFJ集团3.9万亿日元。标准普尔给予日本四大银行的评级均是BBB-BBB+左右的评级,MOODYS给出的UFJ银行是A3级,在四大银行已属不错的评级。

 “UFJ银行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日本大型银行——一方面他们的不良债权依然很高。另一方面他们也有四大银行中最为积极创新的——在追求新的利润增长点方面很有成果。”一位非常熟悉该银行的日本经济专家这样告诉记者。

事实上,UFJ银行的前生、今世与未来,几乎是日本银行业十几年来负重、动荡和艰难求生的一个完整剪辑。仔细察看这个剪辑,我们可以看到这十几年日本银行业发生的所有重大变革。

 

合并

“UFJ的三家主要组成银行其实历史都比较悠久。三家公司的总部分别位于东京,大阪,以及名古屋。所以客户基础分布相当匀均,现在这种分布变成了一个很好的优势。这在日本银行中非常独一无二的。”UFJ银行市场国际统括部次长金子佳喜(YOSHIKI KANEKO)在日本接受记者时说。

2001年联合的时候,员工总人数达到27,000人左右。合并以后,UFJ共有657家左右的分行及分支机构,普通股在东京、 大阪、 名古屋, 以及伦敦交易所上市交易。

可以看出,三家银行在合并时,已经是问题重重了。三和银行2000年的年报显示,1996、1998、1999年连续出现了亏损。2000年净盈利仅为830亿日元。不良债权在2000年达到1.3万亿日元。几乎是当年营业利润整整4倍。

其它两家银行的情况也不好——东海银行1999年亏损3,686亿日元。不良贷款在1999年有9707亿日元。光是为不良贷款就拨备了5778亿日元。

东洋信托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因为主要从事信托业务,证券投资,养老基金代理以及房地产业务,2000财年也出现了1590亿的亏损,不良贷款也高达4900亿日元,当年为此的拨备就达到近2000亿日元。

可以说,这三家银行的合并,是为了彼此取暧而活过日本经济的冬天。但是,合并只是解决的问题的”万里长征第一步”而已,并非解决所有问题的“起始回生药”

日本央行数据显示,几乎所有新合并的大型银行集团都到生死存亡的关头。2001财年,瑞穗、东京三菱等日本银行业“四大”总计净亏损3.4万亿日元,其中不良债权带来的损失就高达7.7万亿。新生的UFJ集团也不例外——合并的2001财年净亏损2,200亿日元,不良贷款余款仍有2.6万亿日元。2002财年,因为日本金融厅的对不良贷款的严厉监管,UFJ银行的不良贷款上升到***万亿日元,净亏损进一步上升到6,256亿日元。

随后,在日本金融厅的强大压力下并且设定了改革时间表的情况下,四大银行纷纷开展了大规模的结构性调整。

 

求生与变革

“合并带来的真正好处是新的UFJ集团在服务方面则变得相当完整,成为日本第一家能够提供全线金融产品的银行:零售银行、企业银行、投资银行、证券、资产管理,以及相当庞大的信用卡服务等等。重复的业务经过精简以后,盈利性上升。而新增的服务产品则给集团带来了巨大的交叉销售收益。”金子佳喜说。

合并以后,UFJ银行宣布的远期目标是,到2006年,能够取得营运利润1万亿日元,净利润5000亿日元的目标。为达到这一目标, UFJ在“开源”“节流”“止血”“消肿”“补血“五个方面做了相当多的工作。

为了“消肿”,UFJ集团开始对庞大的业务进行大刀阔爷的整合。相关的业务被“合并合类项”,

“在新的架构下,我们的银行业务整合在UFJ 银行旗下;信托业务集中在UFJ信托银行旗下(最近又委托住友信托经营)。资产管理和证券业务也都集中在相关公司旗下。所有的不良贷款则集中在UFJ战略伙伴(以下简称UFJSP) 公司旗下进行集中处理。原先三家公司持有的有价证券,及公司股票,则由UFJ资产投资公司进行统一管理。”金子佳喜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合并以后的UFJ银行架构。

UFJ的数据表明,至2003年9月, UFJ在国内的分行已经从588家下降到400家,而且UFJ还正在努力将银行、信托银行,以及零售证券的网点进一步合并成综合性服务中心,以进一步削减开支。“节流”方面,虽然非人事支出方面数字没有大幅下降,主要是因为业务精简方面带来了新的支出,未来的巨额成本削减却是可以预期的。人员方面,UFJ已经比合并初期削减了近五千名员工,人工成本下降了129亿日元,还有史以来真正引入了人员绩效评估体系。IT系统方面的投资也进行了整合,减少了整整100亿日元的支出。

“止血”方面,是UFJ集团付出了最大的努力的地方。“从组织架构上来说,UFJ银行设立一个叫公司咨询委员会的机构,这样所有不良债权方面的事情,可以由这样的机构统一处理,其它银行也有类似的机构。”金子说。

UFJ集团公开的数据, 集团的不良贷款余额比最高峰时期削减了近40%。UFJ计划在2005年之前,再削减2.3万亿的不良贷款,将不良贷款比率降低到4%。

在处理不良贷款方面,UFJ还使用了许多种灵活的手段。例如对一些经营遇到困难的贷款大客户干脆就豁免债务,帮助他们走出营运困境。一家业绩不良的贷款客户就被豁免了3千亿日元的债务,还将500亿日元的债务转成股份。

另外,UFJ集团还与日本丸红,以及美国的大投行美林公司共同组建了UFJ SP公司。 “UFJ SP的作用是非常独特的。因为除了将不良贷款转换成为在公司的股份之外,我们还会帮助其执行更生计划(REVITALIZATION),注入新的资金。UFJSP会实际介入到问题企业的运营中,向问题企业提供运营建议,以帮助其走出困境,有能力偿还银行贷款。”

除以之外,UFJ集团还与美林共同成立了投资基金,从UFJ银行手上购买有一定质地的不良贷款。

金子佳喜还介绍说,政府的产业再生机构也吸收了很大一部分的不良贷款。这个机构主要是日本政府为了帮助企业恢复活力的机构。

在”补血”的方面,就象其它银行一样,UFJ也在大量抛售手上持有的价格波动较大的有价证券,以抵消不良贷款带来的大量失血,同时也是减少有价证券自身带来的损失风险。

2001年三家刚合并的时候,UFJ集团手上总持有的日本企业股票高达6.54万亿日元。到目前已经下降到了3万亿日元。

仅2003一年,UFJ集团就清空了价值8970亿日元的公司股票,账面收益达到2,391亿日元。不断出售股票有效的填补了不良贷款所带来的损失。另外,大量抛售公司股票的一个副产品是——以往银行与企业间的交叉持股(CROSS-SHARE HOLDING)问题得到了很大的解决。以前日本银行的“主银行制度”,现在因为交叉持股解决而土崩瓦解。

因为日本政府公债和企业债券收益稳定,所以目前UFJ集团手上依然还有近15万亿的日元的债券。这些债券产品和每年的一千多亿的固定收入,就象UFJ集团的一件“过冬棉衣”,支持着UFJ能够走到完全消解不良贷权的那一天。

 

努力开源

相比让人焦头烂额的坏账等头痛问题,“开源“方面的亮丽成绩,也许是UFJ集团最愿意展示的业绩。的确,相比于其它几家银行,UFJ在这方面业务的开展势头相当的咄咄逼人。

2002年初日本经济在出口增长带动有复苏迹象,银行业务也开始受到国内经济复苏的影响而好转。

“我们的新定位,从以往的大企业,转向零售银行业务以及服务中小企业。因为大企业对银行贷款的依存度越来越降低,因此以后企业贷款的重点是中小企业。” 金子佳喜说。

金子佳喜解释说,因为日本大企业现在的财务结构比较接近美国公司,一般不向银行贷款,主要通过自身的现金来运营。现金不够的时候,一般也是通过在资本市场上筹资,或是发行公司债券来解决。前两年日本企业业绩不好,但是他们通过出售子公司得到现金,大批清偿银行债务,以解决高昂财务成本。现在日本经济好转,但是他们依然依靠现金生存。所以日本银行业往日的主要利润来源消失了。尽管与出口相关的大型产业公司最近业绩大好,但是在可见的未来,对大企业的贷款量上升,还是不太可能上升。

所以,UFJ银行制订了全新的业务增长策略。

“因为仅仅依靠中小企业贷款并不够,所以我们现在的主攻方向还包括零售银行和收益稳定的银行收费服务。”金子佳喜说。“这也是日本金融政策BIG BANG放松管治后带来的一个新业务,因为在1999年以前,我们是不被允许运营零售业务的。”

零售银行服务方面,UFJ收益达到了2190亿日元,比去年增长了近12%。仅是“非利息业务”的零售银行方面,利润就达到了近650亿日元,比上年增长9.5%。

其中通过大批量招聘财务规划师, 已经销售了6400多亿日元投资基金、企业年金等个人投资型产品给消费者,收益一年就增长了125%。非常具有创新性的24小时ATM自助银行业务服务,也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一年内就吸引了25万有效客户,ATM相关的收费也随之大幅增长15%。

而信用卡业务一年内就增加了34万户,比2002财年上升了近60%。目前持UFJ集团旗下机构信用卡的客户达到了8百万至9百万户,普通个人消费者开户数字上升到了1,450万户左右,重点客户的数量也增长到14万户。

在新的战略定位下,利润丰厚又没有坏账风险的“非利息业务(NON-INTEREST business)”方面成为UFJ集团最亮丽的利润增长点——一年的毛利润达到了3,800亿日元左右,一年增长幅度将近37%。

其中,企业服务的毛利润达到了2,500亿日元,单是为企业提供的汇款服务就赚了760亿日元的服务费,其它的服务的也获得了960亿日元的收入——其中投资银行服务收益增长高达120%,达到700亿日元。

除了两大新的利润点以外,交易服务(GLOBAL Trading)方面也是有所斩获,UFJ在外汇、证券、期货等交易业务的收益也增长了46%,达到了1436亿日元。

而贷款方面,通过开发新的贷款业务,UFJ也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零售贷款,余款达到了9.8万亿。

在风险较小,收益较稳定的房贷业务(1.6%),贷款余额从2002年9月的5亿左右上升到7.3万亿日元。在利润最丰厚的消费者贷款(2.4%)方面,贷款余额则达到了1.3万亿日元,在短短的一年内增长了近150%。针对小企业的贷款业务利润丰厚(2.25%),所以,也是UFJ未来主要的服务产品之一,计划会在今年增长到1万亿日元的规模。

经过艰苦的努力,UFJ银行将70%的贷款余额,从大企业客户这里,转移到了利润较厚的中小企业与个人消费者身上,结构性的业务调整,有效增强了UFJ的盈利能力。

但是,因为总体上来说贷款的风险仍然很高,而且因为银行业竞争也相当激烈,所以贷款业务的近7,000亿日元的毛利润,比2002年还下降了一点。

“因为日本最近还在不断的改革金融业制度,所以我们每年都会向政府要求新的政策放开,以寻求

 

中国业务-最重要的新成长点

海外业务方面,经过UFJ集团前几年的调整之后,也开始出现了利润上升的势头,2003年毛利润达到2835亿日元。

“因为有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客户进入中国市场,而我们的策略就是扩大我们的客户基础,所以我们也将自已的业务伸展到中国市场。”金子说。UFJ银行已经将未来的中国市场看作是一个未来的重要市场,也是四大银行中第一个将中国业务总部真正设在中国的第一家银行,为开展中国业务带来了许多的推动力。

据上述的那位日本专家说,UFJ银行的中国业务每天都会新增1-2名企业客户,势头相当不错。

“我们现在在中国的贷款余额有1500亿日元左右,主要是为在中国的日本企业服务,包括外汇交易,现金结算与管理等服务。另外,还与中国民生银行有一部分票据、包括转贴现方面的业务。”国际金融法人室经理村井贤志说。村井贤志在接受采访的几个月后,就将调往中国工作。

“实际上我们UFJ银行还专门有一个针对日本中小企业的推广机构,以帮助日本中小企业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市场国际统括部的神户秀彦经理补充道。

据UFJ的2003年报显示,中国业务带来了51亿日元的毛利润。

“这几年以来,一直在日资银行界很有创新的UFJ银行,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将来改变目前“在中国的客户都为日资企业”的现状——如何“走出日本”,和中国企业和中国消费者打交道。”日本经济产业研究省高级研究员津上俊哉对UFJ银行的业务非常熟悉,他这样评点道。

UFJ银行上海分行的经理曾经向记者介绍,因为中国银行业将在2006年对外开放,允许外资银行吸引本地客户,所以他们也在为此而积极准备。

UFJ的国际部门也在奋斗,试图恢复日资银行在1998年金融风暴以后就失去了的“存在感”。UFJ最近在欧洲及美国的毛利润各自达到了200亿日元,亚洲地区,在泰国、越南等地的业务也有了很快的增长。

结尾

经过巨大努力,UFJ集团毛经营收入从2001年的毛利润1.27万亿,增长了近10%,但是因为一度被批评为解决经营问题缓慢,所以UFJ在2003财年额外拨备了5,000亿日元作坏帐冲销,净亏损仍然高达4,028亿日元。UFJ集团新的目标是,在2006年的时候能够正式走出亏损,盈利3,000亿日元左右。

最近,因为赢利指标没有达到金融厅的预期,UFJ又更换了一批更为年青、更有想法领导人上台执政。这对UFJ未来的发展应该是一件好事,而不坏事。

现在还很难说,日本银行业已经修复了经济泡沫爆炸和十几年滞胀期带来的重创,因为未来的几年内,日本银行业依然需要面临沉重的坏账拨备和财务损失。日本经济的复苏尽管超过预期,但是国内产业的结构性调整依然到位,外部环境中的中美经济也有许多的变数,所以日本银行业的前景尚不明郎。

好消息是,除了UFJ没有额外注资以外,前几年再次注资的三大银行纷纷开始盈利——三菱东京(MTFG)今年的业绩是盈利5608亿日元,住友三井集团(SMFG)盈利3304亿日元,去年巨亏2万亿的瑞穗控股(BOTM)的盈利也达到了4,070亿日元——赶在日本金融厅下的“死线”之前,不计成本的大规模削除不良资产,意味着账本上利润一栏终于可以出现黑字。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盈利能力的真正恢复,还仅仅是一个新的数字游戏,还不得而知。

也许可以这样说,未来某一天当日本四大银行真正恢复盈利能力之时,也就意味着日本银行业开始了全新的”第五个世代”——新生世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