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仰光以南四十英里缅甸灾情现场直击 2009/05/24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rogerwang2046 @ 01:00

本报特约记者凤翔缅甸仰光报道

  通往灾区之路

  车子坏了。停在一条一望无际的红土道路当中。

  不一会,一部大卡车开了过来,未曾丝毫减速。车上的缅甸人以杂技演员的胆量坐在车顶上,或者干脆悬挂在车厢外面。不少人穿着异常鲜艳的红色T恤,背后印着白字。

  “他们是去昆姜空镇的义工。背后文字的意思是义务人员。”我们雇用的当地向导说。又过了一会,天空中一架直升飞机向南方飞去,消失在红土路的尽头。“那也是去昆姜空运救济物资的。昨天政府的新闻里有播放,那里有

  一个政府开办的难民营。”

  一个小时以后,车子修好了。笔者穿着当地男人穿的裙子,戴着一顶油光的太阳帽,脚蹬一双破旧不堪的拖鞋。这一切都是当地缅甸人的标志性服饰。

5月12日,我们终于抵达了缅甸超强热带风暴重灾区的边缘。比起仰光市内,这里的灾情要严重的多。

  可以看出,当地的农民所住的屋子,好一点的是用木头做成框架,房屋的墙壁也是用薄木板一封,草草了事。不少木屋的顶上加盖了一层洋铁皮。而有更多的房屋,干脆就是用竹篾做成的的框架,加上茅草屋顶建成的房子。这种房屋,在一百五十公里时速的超级热带风暴面前,瞬间崩溃。

  近十英里长的土路旁边,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东倒西歪的。不是飞掉了屋顶,就是整个屋子向某个方向倾斜。灾情严重的,干脆只剩下了一个房基。还有不少房子浸泡在洪水里,周边的路基已经看不到了,猛的一看,还以为是建在鱼塘上。然而,可以看到房子里还有当地人在努力找到一些还可以使用的家庭用品。整棵整棵的大树被连根拔起,重重的砸在村子里的公共建筑上。5月11日从空中俯瞰仰光的时候,大片大片被整整齐齐划分成小格子的土地变成了淡黑色。看上去像是被浸泡的巨大池塘。仰光郊外路边的近距离观察,验证了笔者在飞机上的猜测———其实这些原本都是水稻田。

  热带风暴引发的洪水冲击以后,有些地方完全被洪水浸泡了,而一些高地的水稻则全部倒伏在水中,看上去像是湖里发黑的水草。

  灾民营地现场

  出乎意料的是,离传说中的昆姜空镇还有近十五英里的地方,向导发现了一个灾民营地。

  对于陌生人的光临,当地村民非常的高兴。营地的主管闻讯很快就从村子里出来迎接。从一条崎岖的小路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两间像篮球场一样大小的房子。

  令人震惊的是,当笔者走进其中一间的时候,里面异常拥挤的坐满了五六十个人。一部分为儿童,另外一部分则为妇女和老人,还有一些年老的男人。有一些孩子躺在地上睡觉。这么多的人坐在如此之小的一间屋子,却鸦雀无声,当几十双眼睛一齐看着笔者的时候,给人一种强大的震撼感。

  “我们村子有九十一户人家的房子被完全损坏。所以这里居住了400多人。”难民营地的主管MYD.MYINT先生说。

  据MYD.MYINT先生说,这个村子名叫阿皮亚。整个村子很大,一共有3000多人居住在这里。风暴过后,大量的房屋毁坏,但是大部分的房子尚可使用。所以大部分的村民还住在自己的屋子里。

  只是沿公路十几英里的电线杆全部损坏,所以他们已经在无水无电的情况下生活了近十天了。那些房子完全无法居住的村民,就只能居住在这两间屋子里了。而这里,原本是村子里庙宇的一部分,是专为和尚们进行“冥想”修行而准备的场地。现在派上了更大的用处。“住在这里的人一无所有,除了他们自己和家人。”一位村民说。

  “这些家的男人们都出去了。所以这里还不是所有的人。太多事情要做了。很多人都在想办法重建房子。有些人在废墟里找东西,看看家里还有什么可以抢救出来的,锅碗瓢盆之类的。”MYD.MYINT先生说。

  幸运的是,因为大部分村民都是住在木头小屋,或者茅屋里,所以风暴来的时候,这些轻巧的建筑没有造成太多的人伤亡。整个村子只有两个人不幸身亡。而两位伤者则是被木头击中———一位伤在头部,另一位肋骨断了几根。但是受伤的人情况并不严重,已经被送往当地的医院进行救治。

  村子里并没有洪水浸泡的痕迹。几位村民七嘴八舌的说,因为村子尚地处高地,而且周围地势开阔,所以暴雨带来的洪水,并没有对村庄带来很大的伤害。热带风暴的三大杀手:狂风,暴雨和风浪潮,阿皮亚村幸运躲过了两个。

“但是我们的土地有很多都被毁了。整个村庄一共有2000英亩的土地,现在起码有1000英亩的土地还被洪水浸泡着。田里的庄稼全毁了。”MYD.MYINT说。

  对3000多村民来说,现在没什么方法可想,除了想办法重建房屋以外,只有等待被洪水浸泡的农田慢慢变干。

  对于淡水供应来说,好在村子里有不少的井,当地地下水供应比较丰富,也没有被污染,所以淡水供应还不成问题。记者看到旁边的一口井水,村民正在用来清洗蔬菜。

  过了一会,一部卡车停在了村子门口,里面装载着不多的粮食。据村民解释,这就是和尚们通过他们的社会关系,搞到的一部分粮食。

  不久以后,一部丰田车开了过来。几位身穿UNICEF蓝色T恤的当地人走了下来。

  “我们是过来查看我们援建的小学的情况。”一位名叫SUSU的UNICEF工作人员说。整个小学的屋顶大部分掀走,窗房上一块玻璃都没有,房间里都是风暴遗留下来的垃圾。里面的桌椅都被搬了出来放在了操场上。损毁极为严重。

  重灾区昆姜空镇的情况却成为一个传说。有一位村民说,昆姜空镇附近的有些村子全村人都死了,只留下3到4个活人。

  “起码有一万人到二万人死了”。几位村民估计说。

  “准确的数字谁也不知道,政府从来不公开数字。”村民们说。据他们知道,前面十几英里的路上,还有两个守卫更为紧密的军警检查站。

  过了一会,大雨开始下了起来,而记者租用的车子第二次损坏。天色已暗,道路泥泞,当天抵达昆姜空已经是不可能了。笔者决定撤回仰光。

  一部装满物资的大卡车开过来,大大的“CHINAAID”(中国援助)标识贴在车窗上。只是大卡车并未停在阿皮亚村,径直向远方的目的地开去。

  缅甸当地的电视上,反复在播放昆姜空当地政府开设的难民营的情况。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几十间军用帐篷整齐的排列着。里面挤满了难民。

军服笔挺的军方高层,将大米、食用油,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发放给了衣衫破旧的难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