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亚洲的未来-双引擎-2004文集 2009/05/24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01:27

日本竞争力-评论

本刊记者  王晨

日本这列强大而负重的经济火车,正在艰苦地扭转自已的方向,试图走上一条能够让其快速前行的轨道。经济发动机遇到强大阻力时发生的轰鸣声,巨大的结构性改革震动,内部复杂利益团体的激烈抵抗,痛苦四溢的民众个体,精英阶层的对本国经济的深刻批判,就象一幅巨大无比的浮世绘,让人瞩目。

这个G7里仅有的亚洲国家,这个曾经的“亚洲经济发动机”,是否能够重新崛起于亚洲?经过泡沫经济的重创和更生之后,日本的竞争力究竟在何处?从上个世纪可以与美国全球争霸的全球第二经济体,到目前在衰落与复苏里沉沉浮浮的“亚洲病人”,日本经济之病因在何方,药方又在何方?亚洲奇迹曾一度被奉为硅皋,却在一场七年前的金融风暴里被得砸粉碎。亚洲文化的长久积累和严谨的社会价值体系,是否反而变成了一个阻碍无情经济变革的“制动因素”?

日本旁边崛起的中国在关注,曾经被日本雁行模式领导过的新兴亚洲国家(NIES)在关注 ,正在走向经济一体化的东盟也同样在关注这些问题。

最近,日本经济出现了复苏的迹象。这一次的复苏,是否是一次的持久复苏,还是新一次的短暂回暧?

答案是,日本正在走上一条前所未有的新道路。大量的制度创新与制度转型的正前所未有地,根本性地对这个有着强大且独特文化底蕴的国家进行“柔性修改“。

不过,对于一个以官僚多元主义为主体,早就习惯于“纽带式生存”的国家,内部的社会刚性强大而顽固。在官僚多元主义下,部门利益的整合倾向于公平,甚至是最大—最小化导向的,即最大化最不利集团的报酬原则。而生产率较高的产业企业不得不承担政府保护低效率部门所带来行政成本。(青木昌彦,国家元类型,“比较制度分析”)。很难想象激进式的制度变迁会得到需要平衡的各种利益团体的一致支持。

所以,变化已经出现,但是并不明显。日本人认识到,日本过去的制度从历史来看是运转正常的,但是在新的形势下过时了,需要作调整。日本经济原来形成的各种固有制度正在分崩离析,因应环境的需求进行缓慢变革。但是仍然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未来成果取决于产业利益、政治家和官僚部门各种政治经济各种利益团体的博奕结果。

重要的是——日本正在抛充对过去辉煌的迷恋,因应亚洲经济一体化的现实方向,尽一切手段变革自已,以走出长出增长乏力的泥潭。日本开始认清自我。

一个例子是,终生雇佣的态度已经被日本年青人抛弃,人才自由流动和自主创业开始出现。日本企业内部不鼓励优秀人才拔尖,论资排辈严重的年功序列问题也正在得到改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可做到。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投资中国,以分享中国高速经济带来的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这次日本的经济复苏也呈现出了一直以来的“二元性”——总体上来说,率先全球化,以充分竞争化的外部市场为主体的产业公司是这次复苏的领头雁。部分进行根本性制度变革的产业的效率也大规模上升。

在过去的三年,因为迫于业绩压力,日本的产业公司开始大幅度进行公司变革,实行“收缩-精简”政策,大幅度削减”非核心业务“,并且真正开始解决自已高债务、大人员的沉重负担,解脱终生就业制的束缚,率先完成了企业竞争力的结构性改革。

只是,在外部环境和内部消费依然萧条的情况下,未能在利润上体现出来。在2002年下半年外部环境开始好转的情况下,这些改革成果开始释放出来。2003财年几大公司的业务利润几乎好的出奇,就是一个明证。

经过结构性改革以后,日本大公司普通拥有强壮的现金流,强大的技术实力,更为明确的经营方向,国际竞争力大增。日本大公司为了因应出口大幅增长而大量投放的“资产开支(CAPEX)”是这次拉动日本GDP大幅增加的主因。出口带热的投资传导到中小企业,国内消费市场也因为大批产业工人的失业率下降,收入上升,而回暧.对日本经济造成持久伤害的通缩也收敛到-0.2。因为出口为导向的企业状态回升,外部资金也开始流入资本市场。

与以前不同的是,以往的几次经济复苏都是因为政府的积极财政政策。而小泉政府上台以后实行紧缩经济政策(因为日本全国的债务已经达到700万亿元,人均负债达到550万日元,政府已不胜重负。)所以,这一次经济复苏的最大特点就是,日本产业企业靠自我改革,走上了复苏之路。

随着日本政府意味到深层问题所治,开松放松对行业的管治,进行制度改革,一些国内行业也开始出现大幅度改善的迹象,例如政府对日本金融业的管治日益放松,主要目的就是开放市场和鼓励竞争。在金融体系整个制度变革的情况下,日本金融体系的竞争情况大为加剧,原先不同领域的机构,开始互相渗透,公司间的兼并重组加剧,国外的竞争者也开始加入竞争。整个日本金融体系的效率、盈利、以及金融产品创新都大大提高。

但另外一些,一直受到政府产业制度保护的部分国内产业,则生活在一个未充分竞争的“温室“,效率低下,所以一直无法完成结构性改革,也没有改革的动力。生产率远低于出口产业。麦肯锡2000年报道指出,如果美国劳动生产率为指数100,那么日本出口制造业高达120,国内制造业与国内服务业却仅有60。出口产业仅占日本经济活动的10%,而国内产业占有其余的90%。例如受到制度保护的日本的零售业和流通业,建筑业,以及食品加工业等依然效率低下。

曾任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所长的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教授青木昌彦曾经预测过,日本的政治制度要不断改变、适应新的情况。在未来十年里,日本的政府制度很可能出现较大的变化。现在正在进行的日本制度转型,也会以一种渐进的方式、逐步的方式,可能需要花一代人的时间来完成,而且制度转型的方向也不是特别明确,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

未来日本的竞争力将在于,受到制度所保护或束缚的所有产业,在新的竞争性环境下得到”粹火”之后,日本的整个经济力量将会重新回到自已应有的高度——雄厚的国家财力,大型公司深厚的资金、技术、人才储备,日本人追求细节完美的工作态度,更加务实、开放而具创新动力。所有这些因素的优化,将会使日本的经济力量重新成为世界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

但是,也不能排除日本社会体系及内在文化对这种变革的坚决抵抗,而使整个经济的调整永远无法达到其最佳效果。实际上,一个国家也不可能具备所有产业的比较优势,总有弱小的产业需要制度保护。所以,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在“最优解”之下的一个平衡各方利益的现实方案。日本经济终将带有深刻的日本民族国家印记,而不可能象中国的转轨经济,或是美国的自由经济那样,在短期内变化得的那样彻底而讯猛。

从这种意义来说, “日本经济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也许还需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真正听到。

好消息是,就象强大的欧盟是由“德-法轴心”来驱动的一样。一体化后的亚洲经济,很可能是“中国-日本”双发动机来推动的。中日正在走向互补和合作,而不是竞争与对抗。对于这两个即十分相似、又十分不同的民族国家,这无疑是一种幸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