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中产阶级游艇生活指南 2009/05/24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01:07

策划执行/何敏

  如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一切的选择就简单了。到底是买二十几英尺呢?还是买六十多英尺的?二十英尺呢,一家人足够用了。六十多英尺的当然更大一点,可以招待客人开个party。

 

  至于可选的范围又简单一点。

  如果你是那种精益求精,追求一切细节高度完美的,不妨订个意大利货,法拉帝集团(Ferretti Group)下各种豪华品牌肯定能满足你的需要,当然对你的经济实力也有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如果你是那种只追求实用,喜欢把工具用得跟自己手指一样得心应手的,又不喜欢与别人用一样东西的,不妨挑个新西兰人为你手工订做的。如果你喜欢环保,追求那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那就没的说,法国Catana的双体船一定可以满足你的需求。

  当然,考虑到好多人是购物狂人,不太喜欢漫长的送货过程,那就选个质量好的没话说,送货又比较及时的澳大利亚货。喜欢比较有贵族气息的?有答案—选英国大厂Princess生产的一定可以让你心满意足。

  不过,东西买来了放在什么地方是一个难题—除非你家后院里有个天然湖泊,否则平时放在什么地方确实有点让人挠头。如果家里有两个车库那就够放了,就是用的时候有点麻烦—需要再用拖车拖到海边。

  对了,我们在讨论,如何购买一艘游艇,或者,一艘漂亮的单体帆船。

  不能小看这个严肃的话题。这无关于财富。但是有关于生活,幸福,以及生活的意义。

  只要拥有一艘帆船,或者一部游艇,甚至只要是一部小型的巡游艇,度量你生命的范围就会大大的改变—以海里,而不是公里计算。你将拥有几千万平方公里的海洋,而不是仅仅在陆地上拥有一片产业。你将不再是一只营营碌碌的蚂蚁,而是一只无忧无虑的海鸥。

  有没有想过,在金色的阳光上,带上你的家人,从青岛、大连、上海,或者中国的任何一个港口出发,扬帆海上,自由自在的去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度度假。

  签证?那是政府官员跟自由的人民开的玩笑。私人船只也同样是国家领土的一部分,对于海上航行的船只来说,大部分的国家都是开放和自由的国度, 会给予符合条件的船只“落地签证”的待遇。

  你自由了,扔掉你的Dunhill西装,脱掉你的Ferragamo皮鞋,再扔掉办公室的一切,穿好你的航海服,让我们去海上吧!(文/何敏)

  欧洲的“游艇原住民”

  事实上,对于美国、英国、意大利等G7富国俱乐部的中产阶层来说,游艇其实是一种非常普通的生活方式,地球上陆地和海洋的比例是3∶7,对于这些富裕国家的民众来说,探索海洋,玩动力游艇,或者驾驶帆船,是普通人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如同汽车世界一样,只有那些造价昂贵的超级游艇才是少数富豪用来斗富的玩具。

  文/罗杰

  在中国,我们仿佛也能看到极少部分的富裕人口的“海上生活”的来临。2006年在上海召开的第十一届中国国际船艇及其设备展上近百艘风格各异的游艇吸引了众多流连忘返的参观人士。黄浦江水上展区更是接待了数百位豪华游艇潜在买家。至于三大男性气息浓郁的奢侈品牌轩尼诗李察干邑、凯迪拉克和沛纳海积极加盟本届船艇展,撑起“享受生活”和“自由豪迈”两面大旗,似乎暗示着中国的“游艇人口”正在悄然形成,。

  “实际上,我们对中国市场的分析是,中国的游艇市场相当于法国的60年代。很快,不管是市场,还是生活方式就会有一个大爆炸的年代来临。”法国船舶协会主席Tibor Sillinger先生说。

  Tibor Sillinger先生晃动着手指强调,“60年代,法国海上运动还只是特权阶层的事。而现在,根据我们的调查,在整个法国,就有900万人口参加海上运动。当中有400万人玩一种或多种海上运动。”

  这群法国人并不是住在深宅大院里的古怪富豪,几乎就是你家隔壁的邻居。这群“浅海动物”中有12%的管理人员,有8%的工人, 还有7%的技师。不过很让人吃惊的是,还有12%的运动者是已经退休的老人。

  有趣的是法国人热爱海上运动,是因为很多传奇性人物的出现。1952年,法国的航海英雄阿兰·邦巴尔就独自乘一艘橡皮船,在无马达、无供给、无后援的情况下,航行了65天。

  1964年埃里克·塔巴利驾驶着他的庞蒂克I号帆船成功地独自横渡大西洋。在两位先锋的白色尾迹上,阿兰·科拉、马克·帕若、热拉尔·达博维尔等法国传奇人物相继在航海事业上留名青史。这让法国人热血沸腾。

  1962年,一直以大陆民族自居的法国人,在巴黎首次举办了“游艇博览会”,首次把蓝色的大洋引进巴黎市中心。从此,法国人就爱上了这片占地球面积73%的洋面。

  “现在,在法国的帆航学校就有7,900多家。每年培训的学员高达50万。每年领到执照,可以合法开船的法国人,就有九万人之多。”Tibor Sillinger先生介绍说。为了接纳法国国人对的帆船和游艇的热情,法国政府为这支“业余海军”建造了370个码头,提供了22.6万个泊船位。

  不过,法国人的强项是无动力帆船,而不是游艇。至于为什么这样,Tibor Sillinger先生耸耸肩膀说,“就像法国能生产全球最好的香槟一样,也许都是自然形成的。”

  而在老牌海洋国家英国,海上运动更是成了英国人的生活习惯。英国的人口只有六千万,但是参加海上运动的人口就是350万,差不多按照人口比例,每17个就有一个人参加一项或多项海上运动。要是把全部21项海上运动算上的话,据英国海洋联合会的统计,将近四分之一的英国成年人参加了这些活动。

  据英国海洋联合会的统计,2.5米以上的娱乐用艇,单是英国本土就有45万艘, 还有近9万条英国人拥有的船,常年停靠在其它国家。外国人停在英国水域的娱乐用艇,也有1.6万条之多。单是加入英国皇家游艇协会的会员,就有近60万人,当中甚至包含了大量的青少年会员。英国海洋联合会就有“甲板上的孩子”项目,吸引少年儿童参与海上运动。所以,海上运动在英国早已成为非常平民化的运动。

  作为传统的海洋民族, 英国人喜欢多种多样的海上运动,包括风帆、内河水上驾驶、动力艇竞赛,以及各种各样的国际性海上赛事,如Volvo杯及丰田杯国际大赛等。据皇家游艇协会的统计,2004年单是风帆赛事就有40万英国人参加。另外有30万-50万英国人参加了游艇巡航,8万-19万英国人开着自己的游艇,参加了各种游艇竞赛。有40%的游艇主每年参加超过6次的游艇竞赛。有些人甚至达到25次之多,对游艇生活的热衷可见一斑。更为叹为观止的是,有7万-18万的游艇船主一年内参加过国际间的赛事超过5次以上。

  这样的一群游艇狂热者,把他们命名为“游艇原住民”,应该也不是太过分的事情。

  海上生活样板戏

  翟墨:无需签证的环球旅行家

  文/凤翔

  先说说工作—除了产生大堆无聊的报告和废纸,其实你目前的工作基本没什么意义—如果用大自然的角度来做绩效评估的话。

  换一种人生吧?换一种态度,或者甚至换一种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去生活?

  这也就是我们在这个故事里介绍翟墨的原因—他是一个生活在天空之下海水之上,陆地与陆地,岛屿与岛屿之间,享受着阳光、海水与狂风洗礼的人。更为可贵的是,他是一个中国人,属于那些极少数在辽阔海洋上生活的中国人。如果说CAST AWAY里的Tom Hanks是被迫放逐,翟墨就是心甘情愿逃离了陆地,靠着一艘帆船去环游世界。

  那里,既没有国家,也没有城市,有的只是绝对的自由、严厉的大自然和绝对的孤独。

  “在那些波利尼西亚人生活的小岛上,我才认识到生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你无法想象一个航海者的自由,如果你始终生活在陆地上。自由的远航,对我来说,成了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

  在一间普通住宅改成的画室里,翟墨对着记者这样说道。在他的房间里,大大的画作上签的是他的名字和工作室的GPS定位,一种采取以经度和纬度来表述个性的方式。他没有写上任何城市的名字,也许是因为他并不属于任何陆地上的城市。

  “在海洋的时候,会想念陆地和城市吗?”

  “遇到过让人无法支持下去的风暴。那个时候非常想念,甚至决定要找一个地方定居。”

  “生活在城市里的时候呢?”

  “我渴望看到海洋。”

  不会开船的“船长”

  人生的转变往往可能发生在一个奇妙的时刻。

  第一眼看到那艘他生命中的第一条船,一条小巧而又设计精良的帆船,翟墨的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点燃了一样,炽热地燃烧起来,以至于理智根本无法阻拦拥有这条船的诱惑。

  于是,他的人生路径彻底改变,计算了一下自己已经积累的财富,他买下了这条小船,花了近五十万人民币。

  顺便提一下发生这件事情的那片陆地的名字—新西兰。

  在办完了所有的手续,正式接手船只之前,他向原来的船主提了一个问题,“您可以帮我把船开到奥克兰吗?”船主大惊失色,“买下了一条帆船,你居然不会开船?”

  何止不会开船,翟墨当时连游泳都不会。他只是一名颇有名气的中国画家而已。在突然变成船长之前,他基本上跟大海没有发生过任何实质性上的联系。

  “其实说一句开玩笑的话,我前三十年都是一个山民,突然就变成了水手。”翟墨在画室的沙发上笑得很开怀。强壮而结实的体格提示着他这些年的海上生涯。

  翟墨出生于山东的内陆地区,然后在山东艺术学院毕业以后,去了北影厂工作。几年之后,因为他的画作独特的画风和表现手法,他收到了法国政府的邀请去巴黎开画展。

  但是跟寻常人想象的那样绝对不一样—在号称“艺术之都”的巴黎开画展,翟墨找到了平视那些艺术大师和前辈的机会,但是反而觉得没有了以前那种仰视所带来的崇拜和激动。

  “近距离看那些大师的作品和他们在艺术史的崇高地位,其实也不过如此。”当时翟墨精研艺术史,也想通过这种方法,找到自已的定位。

  他反而被那些原始而不加修饰的土著文化吸引住了。那些激动人心的非洲土著文化,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土著文化,揭示着艺术的本源。

  “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明白,为什么高更会移居到塔西提岛这样的偏远地方去。”

  正巧那个时候,在巴黎翟墨结识了新西兰文化交流处的官员。对方对他作品中的中国气质大加赞赏。

  “所以我就去了新西兰,又在那里开了一次画展。” 翟墨很平静地说。在画展期间,翟的一位朋友得知他以前在北影厂工作过,也做过几部短片,因此就邀请他制作一部小短片,主题就叫“航海家”。没想到这部短片居然让他的生活从此产生巨变。

  虽然仅仅只有三天,但是翟墨通过镜头,发现了一个他以前毫无所知的人生境界。

  “首先是船。原来一艘船,不管是大是小,就是一个漂浮在海上的精巧的家,应有尽有,这就是你在海洋上生活的基础。”

  一艘帆船带来的是生活半径的无限放大。“我遇到一对丹麦的女孩子。她们俩是从北欧一直驾驶着小帆船一路游玩到新西兰的—几万里的行程,几十个国家,却只花费了她们几个月的时间。”

  按普通人的常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光是机票、签证和旅馆费用,就可能要了大部分人的命。何况,既便是公司总裁,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去周游世界,除了金钱之外,更多是花不起那个时间。

  但是,像是煤气灯一样,翟墨的心被点燃了,喷射出炽热的冲动。

  “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也要买条船。我要从新西兰直接开船到塔西提岛上去。我要去看看高更为什么一定要生活在那种地方!我要体验一下高更的自我放逐之路是怎么走的。”

  于是他用卖画所得的40万人民币,买下了一条8.9米的帆船,却忘记自己根本什么训练都没有接受过。

  “好像当时根本没想到这个问题。等到差不多想要开船的时候才想起这个问题。”翟墨和记者都笑了起来。热血男儿往往都会很冲动。

  深海航行:哪有什么征服自然,只能顺其自然

  并不像我们想象当中的那样艰难,翟墨只花了四个小时就学会了开船。当然,也只是学会了如何看GPS定位仪、看海图、看指南针等等基本技能。在随着原来的船主去奥克兰的路上,一个“速成船长”就此登场,翟墨从此走上了“航海人”的道路。时间:2002年2月。

  本来按翟墨自己的冲动,学会开船之后,他会直奔塔西提岛而去。但是大海并非总是温柔和恬静,发“飙”时它完全可以让人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翟墨先进行了一次环新西兰游,以便积累经验。

  “其实进行一次航海所需要的钱是不多的。最大的花费只是补充水和食品。而全球的海岛土著居民又几乎都一样的好客,所以很多时候我船上的那些淡水和食品是他们免费送来的。”翟墨说。当然,土著居民当然不会奉上法国香肠和苏格兰皇家礼炮威士忌,他们只有无数的芒果、椰子、面包果和当地丰富的物产。但是,这些东西绝对开放供应,可以支持翟墨航行到下一站。

  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应海上的生活,在环新西兰的航程开始时,翟墨的女友中断了在新西兰的学业与他同行,但是一上船就晕得一塌糊涂,最后只能被迫上岸。而翟墨这个“山东大汉”倒是坚持了下来,对新西兰当地的波利尼亚土著来了一个遍访。

  有了充足的近海航行经验之后,他开始了极为惊险的深海航程,其中包括对南太平洋两大深海海沟的跨越。跟富豪拿来摆谱的游艇不一样的是,帆船是主要不靠动力系统来推动的,所以季候风对帆船就是最重要的。每段航程如果没有在合适的季风季节出行,就会遇到很大的麻烦。如果在深海里遇见风暴,那几乎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也正是这样,翟墨真正接受了风暴的洗礼。“人们常说,征服自然。出海航行以后就知道,哪有什么征服自然,只能顺其自然。”

  在南太平洋的航程上,他的小船遇上了连续三天的12级风暴天气,已经超过了这艘小帆船设计时可以承受的风暴级别。小小船舱在狂风暴雨里不断地进水,翟墨只能不断地向外舀水。

  “更困难的是,帆船在风暴天气里不能用主帆,也不能不用帆,所以只能爬来爬去的到外面去调整帆位。海浪随时随地就可以把你扔到船外面,所以在舱外时每时每刻腰里都要系一根安全缆。” 翟墨说。

  在十几米高的海浪面前,任何船只,就算是航空母舰,都会变成一片弱不禁风的小叶子。而且一旦船与风浪变成了同样的方向,十几米的海浪就会轻而易举的把船拍进海里,所以只能一直保持逆风的状态。

  几天的搏斗下来,翟墨开始痛悔出海的决定了。“当时真的很想就此回到陆地上。像个波利尼西亚土著一样,到一个物产丰富的小岛定居,找个姑娘,终此一生。”

  幸运的是,风暴终于过去了,而翟墨和他的小帆船都挺了过来。

  不过,平静的海面也未必是好事。

  “有一次整整五天都没有风。帆船没有动力,就只能停在那里等着。”翟墨说。

  那是跟暴风差不多一样恐怖的经历。海面上无风,海面的水面都像大块大块的玻璃一样平整。空气当中一点味道都没有,连近海的鱼腥味都闻不到。天空中甚至连一只鸟都看不到,周围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已的心跳。那是一种真正的与世隔绝—绝对的纯净,绝对的寂静,也绝对的让人惶恐。

  “人会在这种绝对的安静当中不停的想事情,什么乱七八糟的杂事都会回忆起来,直到你大脑受不了,接近发疯的边缘,像个哲学家。”

  翟墨说他整整发了五天的呆,要不就是漫无目地睡觉,仿佛连时间都在那片海洋上失去了意义。这种心理上的挑战,一点都不亚于三天三夜的抗击风浪。

  翟墨在那个航程整整度过二十九个日日夜夜。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看到一片陆地是让人多么的心动。” 当他在望远镜里看到陆地的痕迹,心脏狂跳不已。不过看到陆地和抵达陆地完全是两个概念。整整两天以后,他才抵达了那个小小岛屿。

  “还不能贸然上岛,因为不知道那个岛的情况,也许当地土著是食人生番呢。”当第二天早上,翟墨看到岛上有炊烟升起,才确定岛上有人居住。土著居民也很快看到了他的小帆船,划着独木舟过来访问他。

  不过惊险过去以后,翟墨很快“好了伤疤忘了痛”。越是惊心动魄的刺激越是吸引人。在海上的长途航行,很快成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陆地,开始失去了它的意义。

  郑和之后的现代航海家

  2005年是郑和下西洋六百周年。整整六百年,中国人完全变成了陆地民族,对海洋全无概念。这对整个中国民族来说,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对海洋概念整个的缺失了,造成了整个民族的内向的视野,狭隘,和保守,完全失去应该有的冒险精神和进取精神。

  包括郑和的七下西洋,无论从政治、经济、社会的影响来评估,都是极端失败的。除了给皇帝带来了一堆遥不可及且不具实际意义的藩属和几只稀有的动物,对中国社会几乎是无所作为。甚至连郑和的航海图都被明代的官员一把火烧掉了。

  “我想,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推进整个民族对海洋的了解。可能我只能影响到十个人,但是十个人可以影响到一百个人。而这一百个人可以影响到一万个人。这也应该是我这一生的使命所在。” 翟墨这样说道。

  例如在新西兰,很多人都拥有一艘船。海上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冒险和探险精神成为这些新西兰人血液里流淌的精神。又例如与我们一海之隔的日本,很多人也拥有一艘船。尽管日本人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但是海洋文化对他们的影响依然存在。比起中国人来,他们更富有进取精神。

  “这本来就应该是比较草根的运动。”翟墨指出。并不是中国兴起了一批游艇拥有者,就等于拥有一群追求冒险和自由的人群。这完全是两码事。很多的香港富豪都拥有上亿人民币的超级游艇,但是他们最多只是把这个游艇当成是炫耀的手段。翟墨亲眼所见的“小超人”李泽楷,拥有5艘价值五百多万的帆船,那几乎是全世界最好的帆船了。作为男人,翟墨说到这一点时心情复杂。“很多海外的富人基本上也是如此。例如有一次我遇见一条豪华游艇,光是水手就有十二个人。但是当他们计划从新西兰开往夏威夷去参加一项活动时,却只有水手们在船上。船的主人其实是坐飞机去夏威夷的。所以说这种游艇都只是富人们的玩具。”

  “而在中国,起码有80%的人对我们300万平方公里的海疆一无所知。”

  翟墨认为,中国明显需要更多出身草莽的帆船爱好者,去寻回中华民族的探险精神。如果只是把帆船运动一如既往当做奥运会项目,只是一些精英运动员在海面上刻苦训练,是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就如同郑和七下西洋却空手而归是一样的。发自民间的东西,往往才是最具有生命力的。

  2006年,翟墨又购买了一艘价值100多万的帆船,这艘船由法国设计,名为Frers41,适合远洋航海,船长12.35米,能载员16人。他计划招募50名志愿者,同他一起进行分段航行,用这种实际参与的方法,让有勇气的同行者真正了解到航海的魅力所在。已经有很多人打电话给他,但是出于对安全的考虑,他还会进行一轮筛选。

  “我的未来五年计划是,沿着赤道再做一次环球旅行,然后参加一次国际性赛事,沿着北极圈环极地一周。这将会是一次极难的赛事,因为环境非常恶劣,而时间可能会达数月之久。”

  翟墨相信,如果中国人越来越多的参与到国际性的帆船赛事的话,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海洋发生兴趣,重新振奋起中华民族对海洋的进取精神。

  如果不甘心蚂蚁一般庸庸碌碌的生活,现在起帆远航,还完全来得及。

  游艇选购不完全指南

  文/罗杰

  意大利游艇:设计高于一切

  上海国际游艇展上,紧挨着法国参展团的展位是意大利展团,意大利船舶工业协会的Emanuele Spadaro先生说,“我们意大利是在游艇行业上最强的。所以法国人只好发展帆船业了。”他朝着记者眨眨眼睛,大开法国邻居的玩笑。

  然后,他靠近记者,用一根意大利人所特有的手指,差点一指戳在我的肩膀上,“我们意大利的游艇产品是艺术和科技的结晶。我们的发动机、设计、安全、船体结构等,都是行业内最领先、最完美的。” 用职业销售员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完这句话,他往坐椅后背上一靠,非常诚恳地看着记者—仿佛面前坐着的不是记者,而是一位怀揣着支票、有些游移不定,但是肯定可以马上下定单的客户。

  他接着用同一根手指强调道,如果说有什么游艇行业的“世界工厂”的话,那就是意大利,不可能在什么其它国家。因为意大利游艇的出口比例达到80%。就连意大利本土也是游艇行业的胜地,除了美国这个全球最大市场之外,意大利对游艇的购买排名全球第二。

  “确实意大利的游艇是世界上最好的。”巴富仕公司的副总经理边列强说。他们公司代理意大利、澳大利亚、德国以及丹麦等多个国家的游艇品牌。综合评估下来,他认为对于游艇行业来说,确实没有人像意大利人这样,将最好的工艺,最好的材料和最新的科技应用在游艇上。欧洲最大的游艇制造集团法拉帝出产的豪华游艇Ferretti,以及Pershing等,都是以好品质在行业内赫赫有名。

  “我们现在在中国销售的游艇大约是在100万至150万欧元,大概是在1000万到2000万人民币左右。从这次参展的情况来看,我们的潜在销售机会相当不错。所以,我们预计未来在中国的销售大约会增加20%。”在接受采访时,法拉帝集团亚太区执行总裁Alessandro Diomedi先生对他们刚进入的中国市场,还是比较满意的。

  “意大利人并不担心成本太高。因为,永远会有人为了最好的产品而埋单。意大利游艇的特点就是制造工艺精益求精,外观设计非常时尚,内部还有全线高端配置。”作为多国品牌的游艇经销商,巴富仕的边列强对游艇的技术细节了如指掌。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例如意大利Ferretti的游艇上就配置了行驶当中防浪涌晃动船只的装置。而这套装置原本是使用在卫星导航上的,是日本三菱公司的专利,Ferretti是使用这种技术的第一家公司。同样是豪华游艇,Ferretti在海面航行的时候,就很平稳,晃动很小。而这套设备的造价就高达6万到15万美元。就连简单的开关,Ferretti都全部用的是触摸式开关。最新款的Ferretti甚至可以用一个按钮来操纵发动机的所有运动。内部装饰上,Ferretti的所有木材和地板都经过特殊处理,永远不会受潮变形。

  具体的工艺方面其实是有很多讲究。比如游艇外的防水涂料,叫胶衣(GELCOAT)。很多量产的艇都是用机器喷涂的,而Ferretti全部都是高级技工用手工涂制的。简简单单的二十五层玻璃钢,Ferretti所选用的材料就要轻15%,但是硬度更高。

  “同样是一部豪华车。劳斯莱斯的制作工艺上和宝马就会有千差万别。其实游艇跟汽车行业都是一样的。”大胆使用这类最顶尖的科技,正是意大利游艇吸引全世界买主的一个卖点。

  边列强介绍,在他们接待的游艇买家中,一般商务用途比较多,那些讲究品牌和细节的客户,他们都会比较认可购买意大利游艇。而一般用于家庭休闲的,他们则推荐澳大利亚MUSTANG的主打船型。MUSTANG的主打船型实际上不能叫做豪华游艇,专业一点的话,应该叫日间巡航艇。不过对于享受海上生活的人来说,买一条五十英尺以下的船,和买一条五十英尺以上的船,对家人和朋友的快乐是没有实质上影响的。

  为什么意大利人这么喜欢生产游艇呢?据意大利船舶工业协会的Emanuele Spadaro解释说,那是因为意大利的设计工业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高速发展,并逐渐从时尚行业、汽车行业一直蔓延到游艇行业。新材料也带动游艇的设计向更为优美的曲线型发展。另外,意大利国境内也有很多的小岛,传统上意大利人特别喜欢去这些小岛上度假,然后在这些小岛之间,驾驶游艇开party,办结婚典礼之类的。所以相对于法国人 “运动”属性更强的帆船,意大利人更喜欢带有“娱乐”属性的游艇。

  荷兰订制游艇:

  目前中国有财力购买的不到100人

  至于要显得更加特立独行,并且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和你的游艇是一模一样的,可能选择荷兰游艇能比较便捷地实现这个愿望。荷兰面积不大却曾经是海上霸主,英语中的游艇Yacht也源自荷兰语jacht。荷兰国内有超过25家船厂专为全球富豪做个性化游艇,而且多年以来以家族为核心的船厂已经形成了一些特色:只做个性化订制游艇,不做批量生产的既有型号。为了将荷兰这种独特的游艇文化推向全世界,HCY(Holland Custom Yachts)于2003年成立,他们代表了数家著名的荷兰游艇业船厂,包括Guido de Groot design、Jongert Shipyards、Moonen Shipyards等。

  因为荷兰习惯用成本较高但牢度好的钢或铝合金材料造船,目前的技术能生产平均长度为150英尺的游艇,甚至有200英尺以上的游艇。这种级数的游艇,一方面造船时占地面积较大,另一方面造价非常昂贵,所以根本不可能批量生产。对于极少数富人,如果有定做游艇的欲望,HCY推荐的最小配置是80英尺以上的游艇,否则游艇空间不够大则难以添加个人化的构思,价钱也大不划算。

  在亚洲市场他们一般只邀请该国前50名的首富鉴赏他们的游艇。平均800万到1000万欧元的价格在富豪心中也是一笔巨款。不过据HCY的董事麦云威(Mak van Waay)先生的介绍,有些顾客购买游艇时实在有点唐吉诃德式的疯狂。37岁的俄罗斯大富豪阿布拉莫维奇在购买了4艘超级游艇以后,曾向HCY提出要订购一艘300英尺的超级大游艇,并且希望此游艇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私人游艇。麦云威坦诚地告诉他,游艇大当然好,但是当游艇长度超过185英尺以上时,全世界能供它停泊的深水码头就为数极少了,如果超过250英尺,那只有像珍珠港那样的军事基地能够容纳,但那是给美国的航空母舰停泊的,你的私人游艇恐怕没资格。如果你一意孤行,一定要做这么大的游艇,那唯一的办法就是附加一个小型游艇做渡船,但是那显然太不实用了。但是阿布拉莫维奇眼睛都没眨就决定,“就买300英尺的,用渡船。”

  面对这样的顾客,即使麦云威这样的自己拥有私人飞机和劳斯莱斯的荷兰富豪,都有些瞠目结舌。

  按照麦云威多年经营游艇所得出的经验,有钱人购买游艇所花的钱不会超过他的净资产的10%,这一条也几乎是国际游艇市场的惯例。阿布拉莫维奇目前的资产是130亿美元,按照这样的算法,买一条几亿美元的游艇果然不用眨眼睛。再看中国,2005年胡润百富榜上第100名富豪的资产在17亿人民币左右,而HCY的游艇平均价格也要在8000万到1亿人民币,加上进口税、增值税,以及2006年4月1日新增的游艇消费税,一艘HCY订制游艇的价格会在1亿到1.4亿人民币左右,可见整个中国有经济实力买荷兰订制游艇的富豪不会超过100人。

  当记者把这个计算结果告诉麦云威时,他点头表示:HCY尽管看好中国市场,但是也没有异想天开到认为马上能和中国大陆的富豪做成生意。他个人认为,在未来5年到10年左右的时间内,中国大陆会有人购买他们的超级订制游艇。至于香港,他透露说,有一个著名的香港巨富,在拥有了若干量产游艇以后,已经向他们提出要购买个性化订制游艇。这次到中国他会去香港给这位富豪当订制游艇顾问。

  英联邦系:品质稳定的大品牌

  英国人称霸海洋三百余年。虽然帝国的余辉已经不再覆盖从日出到日落的土地,但是英国强大海军留给自己国民的影响依然存在。除了意大利游艇之外,英联邦系的英国、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均有很强的游艇工业。这次前来参展的英国Princess,就是顶级品牌之一。

  相对于意大利游艇的“精良科技”定位,Princess这一类游艇的市场主打卖点就是“全手工”,以及更具有英国贵族品味的优雅内部设计,精良的发动机科技和海上的安全性。

  “我们的游艇品牌在全球的市场都是很强的,不管是在西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还是在俄罗斯,或是在中东,像阿联酋、摩洛哥等地,我们的游艇都是很受欢迎的。我们的主顾们很多都是英国皇室的贵族,或是演艺明星之类的。我们的船也很受香港富豪的欢迎。” Princess Yachts的全球销售总监David Pyle说。

  “我们跟意大利生产的游艇还是有很多的不同的。意大利游艇的制造者更喜欢分包很多的部件给其他国家的生产商。但是我们是注重品质控制的,几乎所有的部件都是由我们自己生产出来的。而且我们借鉴了丰田的‘瘦生产模式’(lean manufacturtion),所以我们可以每年生产14个型号,400艘游艇的产量。这样,我们就可以给我们的客户更好的交货保证。”

  虽然刚在中国市场上找到中汽南方公司做经销商,但是实际上Princess的游艇早就销售到中国来了。在这次的“2006富豪之选—千万富豪品牌倾向调查”中,Princess刚被评为游艇类的“中国富豪之选”。

  在Princess当场展示的船只型号中,从13米的小型游艇到25米或者更长的大型游艇,无不有极其精美的流线体型。游艇下部的主人卧室也精致无比,精巧的厨房可以为主人储藏很多美酒。全柚木的地板及家具在柔和的灯光下极有质感,每个细节都相当完美,而手工制作的真皮沙发与船身融为一体,可以让身体得到最好的休息。后现代主义的设计和强对比的色彩搭配,又让人一点都不觉得空间上的狭小。这样的一艘游艇,就像一间漂浮在水面上的豪华酒店套间。

  至于同为高档游艇的Sunseeker,今年针对中国市场推出了拥有四层甲板的Sunseeker135,长41.15米,外形仿佛超级邮轮,但又不像超级邮轮那么笨重昂贵,十分吸引人,而旗下的Manhattan 64则以操作系统强劲著称,21.81米,800马力,典型的小身材、大马力,以速度见长,最适合热爱速度的男性享受。

  根据普华永道为英国高端游艇行业所做的一份长达91页的报告指出,英国游艇的四大品牌分别为Sunseeker,Princess,Fairline和Sealine。这四大品牌占据了英国市场的80%。而同等级的国际游艇品牌,则为意大利的Ferretti,Pershing,Azimut,还有美国的Sea ray。这八大品牌可以算是需要选购一流游艇的简要名单。

  帆船:中产阶级的入门配置

  如果不想购买豪华的游艇,而只是想享受同样美妙而更为环保的帆船运动,也大有可选择的范围。本次中国游艇展上,全球第一帆船品牌Beneteau公司Océanis系列的旗舰产品Océanis523就首次在中国亮相。

  Beneteau 旗下最小的型号Evasion 29,仅有9米长,主要动力是风帆,但是也配置了Volvo 35hp的柴油发动机。这种小船仅有三个舱位,但已经足够一次性邀请6个人上船。国际市场上二手船的价格仅仅只有4.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仅37万人民币,基本相当于一部高档君威汽车的价格。可谓是“中产阶级首选”产品。更为高端一点的,一部Beneteau Océanis473的二手船,长14.7米,价格仅为265,000欧元,即人民币260万元,也就相当于一部法拉利跑车的价格。不过法拉利仅能跑在高速公路上,帆船的续航能力却几乎是无穷的。只要有风,有食物储备,就可以从中国直达美国。

  全球游艇俱乐部地图

  青岛 银海国际游艇俱乐部

  位于青岛黄金海岸线东海路中段,设有366个专业游艇泊位,设有帆船训练基地,帆船下水坡道,海上搜救直升飞机起降场等。

  深圳 浪骑游艇会

  是中国内地最早投资开发的游艇会项目之一,目前会员已经达到400多人。

  苏州 太湖美国水星游艇俱乐部

  提供众多自行设计制造的豪华游艇,可供驾艇巡游之用。会员可在周末入住豪华房艇,过一下与众不同的水上人家的生活。

  南京 银河游艇俱乐部

  俱乐部目前拥有各类世界名艇,供销售、租赁、观光使用,并有专业技师提供一整套完整的售后服务。

  厦门 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

  地处滨海旅游观光区,设有约450个游艇泊位。

  青岛 青岛亿仁国际游艇俱乐部

  是为2008年奥帆赛配套的VIP行政指挥中心,与国家体育总局合作,主要组织策划各种体育赛事,承办动力伞巡回赛、超级动力三项赛、遥控帆船航线赛等全国性比赛.

  海南三亚扬帆海上钓鱼俱乐部

  拥有多艘三亚目前最快的豪华钓鱼游艇,探明了多处优良的钓点,有岛屿垂钓、矶钓、远海垂钓、深海精品潜水等海上项目。

  海南海口丹娜国际游艇会

  该俱乐部将游艇俱乐部和滨海温泉度假酒店结合起来。同时也是华南游艇的交易市场。

  香港 香港仔(Aberdeen)游艇会

  是一个非常私密的团体,拥有在香港最好的体育及家庭成员的互动设施。由著名的香格里拉集团向香港仔游艇会提供各项服务。

  香港 香港游艇会

  成立于1849年。是香港历史上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目前游艇会有 1 万余名会员。

  台湾高雄 全球海洋游艇会

  专属私人联谊会,设有高级硬件设备,是目前台湾最具规模的商务及家庭休闲游艇会。

  泰国苏梅岛

  是最适合亚洲游艇拥有者出游的区域。可以从中国任何一个海港城市驾驶游艇出发到苏梅岛。泰国政府提供落地签证服务,停留时间可以长达一个月。

  泰国皇家Varuna游艇会

  拥有全球最好的游艇巡航体验,离曼谷仅2个小时路程。仅向会员开放。

  美国 加利福尼亚游艇会

  位于优美的Marina del Rey,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港口。

  百慕大群岛

  百慕大被全球最美丽的海洋所包围。有多种服务可以提供,包括租用游艇,租一条钓鱼艇到深海钓鱼等等。其它的水上活动包括风帆,滑水,水面滑翔伞等。

  摩纳哥公国游艇俱乐部(位置:摩纳哥)

  由摩纳哥公主RAINIER III 于1953 创立,是欧洲地区最好的俱乐部之一,也是欧洲的“赛舟会中心”。“PRADA”杯古典帆船挑战赛已经在此连续举办五届。

  意大利游艇会(位置:意大利热纳亚)

  有200个泊位。可以容纳吃水2米-8米的各类游艇。

  意大利 撒丁岛 (北岛)游艇俱乐部 (位置:意大利Porto Cervo)

  附近的洋面为著名的“游艇天堂”,第16届劳力士杯Maxi帆船竞赛在此开展。

  德国基尔(KIEL)游艇俱乐部

  基尔市是德国海军基地,拥有丰富的游艇传统。有众多的国际游艇赛事在此开展。

  英国皇家泰晤士游艇会(位置:伦敦)

  英国最古老的游艇会。游艇会的成员可以自动成为25个英国游艇会及许多国际性游艇会的“交换成员” 。2006年度“宝马杯”城市游艇挑战赛在此举行。

  英国皇家伦敦游艇会 (位置:伦敦)

  成立于1838年。因为会员众多,所以目前设定的成员上限为500名。

  皇家CORK游艇会 (位置:CORK,在爱尔兰南部一港口)

  是爱尔兰最古老的游艇会。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的侍从官们将这项活动带入了此地。

  皇家南安普敦游艇会 (位置:英国南安普敦)

  于1875年获得皇家特许标志,也属于英国最古老的游艇会之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