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上海地产大王被传香港遭袭 叶立培海外豪赌调查 2009/05/23

Filed under: my article — rogerwang2046 @ 20:40

中国富豪刚过完多难的2003年,近日来,一位较接近当事人的人士透露:列中国百富榜第六位的仲盛集团董事长叶立培,在香港遭到带有黑社会色彩的袭击,目前仍在一家香港医院救治。

  消息灵通人士还透露,该事目前被怀疑与叶不久前在澳门参与赌博时,与赌场内的高利贷者发生冲突有关,“很可能是被当地黑社会寻仇”。

  一个向本报介绍情况的企业老总说,这个传闻现在已是上海一个小社交圈内的公开秘密,但细节上并不清晰。1月6日,对于本报查询,香港警察局公共关系科新闻值班主任回复本报时称:湾仔地区警署未接到有关这次袭击的报案。

  1月7日,仲盛集团办公室主任杨有华向本报记者表示,并未听说叶总遇袭事件,但承认叶总在香港,“略有不适,患了重感冒”。同时承认其子叶茂青先生及叶夫人李衍女士等公司高层近日都在香港,并答应就记者查询内容与有关高层沟通。第二天,杨主任的口径变为,仲盛集团向来低调行事,不接受媒体任何采访,不再回答任何问题。

  1月8日下午6时许,记者拨通了叶立培之子叶茂青先生的手机,他的回答是:“我也听说了这个流言,圈子太小,最近有不少亲朋好友也打电话来询问这件事,但肯定不是真的。我父亲在圣诞和元旦之间的那几天,陪几个客户到美国去了,下星期就能回来。我本人在深圳,不在香港。”

  一位接近叶家的消息人士表示,除非叶立培本人愿意现身相验,恐怕很难辨别这次遇袭事件的真伪。但这个传闻至少具有很强的蒙蔽性,一位熟悉叶立培的人士说,“因为叶老板一直好赌,以前也不止一次地与赌场发生过矛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线索展开了深入采访,竟意外揭开了这位地产大王鲜为人知的海外豪赌经历。

  “请君入瓮”

  调查发现,叶立培好赌,在圈内不是什么秘密,特别自他在2002年底入禀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控诉澳大利亚著名的皇冠赌场后。

  叶在1980年移居澳大利亚,取得澳洲国籍,进行货物运输和服装生意;1990年代回到上海进入建筑业和房地产开发。

  没有疑问的是,叶立培嗜赌。“我的确是酷爱赌博。”他曾对海外媒体说:“去赌场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

  叶立培就在赌局中与澳大利亚皇冠赌场闹出官司。本报记者就官司一事与皇冠赌场的媒介经理取得了联系,对方答复:这个案件对我们而言,已经了结了,详细情况可以向澳大利亚联邦法庭查询。

  从澳大利亚联邦法庭的案件数据库中,记者调阅到了有关叶案的一份详细材料,其间详细记录了叶立培在1999-2002年间在澳大利亚皇冠赌场十几次参赌事实,乃至最后引发的一场诉讼的来龙去脉,披露了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

  该份资料主要包括了双方在法庭上的呈词、双方律师盘问证人时的简要问答、法官最后判决的主要依据等内容。

  该材料反映出叶氏在海外的豪赌手笔之大,让人拍案惊奇——比如,皇冠呈给法庭的内部记录显示,叶立培一共在皇冠中玩过19次,总的下注金额累计为1.2198亿澳大利亚元(以下简称澳元,1澳元约合0.735美元)。这起案件的当庭争辩中有不少环节更是极具戏剧性,连审理此案的法官GYLES J在卷宗的开头也忍不住评价——“这是一个很不寻常、颇难处理的案件。”

  案件的起因是一份“行为不良的赌场客户”的通告。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市的“皇冠赌场”,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中央信用公司”通报,说叶立培欠了皇冠一笔巨额赌债未还,这家公司随即向其客户发布了这条信息。

  这家信贷评定机构实力惊人,其遍布全球的大赌场们及许多金融机构都“参考”该机构的信息,所以“皇冠”发布的该条消息立刻给叶立培造成了一定的“信誉损失”。

  2002年9月,叶立培向悉尼的西南威尔士联邦法庭提请诉讼,状告皇冠赌场从他在赌场的账号里擅自挪用220万澳元,并毁坏他的名誉,造成5家银行在2000年底逼他还清贷款,否则不再给他的集团继续信贷。

  此案在当年11月曾开庭审理。控方律师就中国银行悉尼分行的贷款问题,上海虹桥工商发展银行、卢森堡银行等国际国内银行中断贷款问题,以及叶的仲盛集团资产状况和其下属企业与上述银行的贷款关系展开陈述。

  根据记录,叶氏曾宣称,自从1998年开始,他就一直是皇冠的座上宾,与皇冠有着极深的关系。据当时报纸《澳洲时代》报道,叶在皇冠的累计下注额(turn over)为1.5亿澳金,尤其是在1999年,高达1.22亿澳金。

  据《澳洲时代》报道,叶最爱玩的方式是巴加拉(俗称比九点,持有两张或三张牌的总数相加最接近九的一方为赢家)。

  法庭记录显示,通常赌博,叶立培每一次均需先拿出50万澳元,然后由赌场提供1:1或是1:2的资金信贷,这样使其可玩的赌本就增加到100万或是150万澳元。

  最初几次叶立培去皇冠手气很好,赢了几十万澳元。法庭证据显示,在2000年7月,叶立培去皇冠参赌时大败而回,一共输了500万澳元,因此欠下了皇冠279万澳元的赌债。这次赌局开始时,叶拿出了50万澳元开赌,后来赌本不够,又从香港电汇了152万澳元再赌。皇冠内部资料证明,那次豪赌,叶立培并不是一个人参赌,还召集了近十名其它人士参赌,而且这十个人的机票钱都是皇冠支付的,但法庭没有这十个人的详细个人资料及参赌资料。

  据叶立培的申明,当时在离开赌场结账时,他曾通过翻译向皇冠的CRAIG ASHTON要求,如果在一两周内付清欠债,皇冠给予70万澳元的债务减免。CRAIG ASHTON当场拒绝,叶氏随即以再也不来赌场要挟。

  叶氏从墨尔本回到香港后,也曾与皇冠在中国内地的代理人ANGELA ZHONG联络,要求减免赌债,据说最后ANGELA ZHONG曾答应给予叶立培50万澳元的债务减免,条件是叶立即付清欠债并再带500万澳元去皇冠参赌,但是这一方案并不为皇冠所承认。此后,叶还曾住院,据说是因为“情绪压抑”。

赌债纠纷

  叶出院后,曾与ANGELA ZHONE与CRAIG ASHTON会面,叶当时告诉他们,如果皇冠将总的债务减到220万澳元,叶可以在一小时内立刻付清。而且叶还可以再准备500万赌资到皇冠玩,但是要求皇冠额外赠予30万澳元的筹码。

  但是因为皇冠坚持叶氏付清279万澳元,而不是240或220万澳元欠款,双方最终不欢而散。皇冠公司的电子邮件显示,其内部人士曾建议向叶在澳大利亚的家发律师信以迫其付款。

  2000年9月,皇冠CRAIG ASHTON写信给中国办事处,说叶正像他所威胁的那样,没有再去皇冠,而是在另外一家赌场“星空城”参赌(STAR CITY)。

  2000年10月3日,叶立培向其在皇冠内的账号上汇入了365万澳元,再一次到皇冠去玩。叶相信这笔赌款足以付清欠债,而且想把超额的部分拿出来做赌资,但是当CRAIG ASHTON要求叶像往常一样签一份协议的时候,叶拒绝了,而是跑去看他的朋友王友恒(音译)和施佩林(音译)在皇冠的赌博。叶在皇冠呆了三天,据其声明,他没有参加任何人的赌局,也没有授权借给别人钱。

  但是皇冠的说法却完全不一样。皇冠说叶曾口头告诉CRAIG ASHTON把365万澳元汇款中的220万打入施佩林做庄的赌局,然后剩下的145万作为还债之用。CRAIG ASHTON在跟叶交谈时有众多人在场,除赌场人员外,包括几米外的叶妻、施佩林,以及王友恒等。CRAIG ASHTON在向账户工作人员交待转账金额是220万,余款作为偿债之用时,叶就在CRAIG ASHTON的身边。

  据皇冠的记录,叶因此跟施佩林成为那场赌局中的共同庄家。最后施佩林输完了所有的220万,一分钱也没剩下。

  2000年10月11日,叶立培向皇冠写信,要求把自己账户里的钱在支付欠账以后,将多余的一百多万部分汇回其在香港汇丰的账户上。但是10月19日皇冠回信说,账户已经没有余额了。差不多同时,皇冠的律师发信给叶立培,要求叶支付133.8万澳元的赌债。

  事实上,如果事情就此了结,叶立培的损失并不会很大。因为皇冠赌场曾因将其列为“最积极的赌客之一”,而由赌场奖励了他78.58万澳金。所以,皇冠总共也就是赢了他63万多澳金。

  但不知由于何种原因,叶迟迟未将赌资缴清。于是,墨尔本时间2000年10月16日,皇冠的一位工作人员致电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中央信用公司”,以叶没有付清133.8万赌债为由,要求将叶列入黑名单。随后“中央信用公司”将这条消息在自己的会员数据库中公布,于是“中央信用公司”的签约用户们,包括很多的赌场,以及主要的一些旅行支票发行公司都接到了这一消息。

  随后在2000年年末的时候几家主要的中国银行机构,叶的朋友和商业伙伴们,以及一些大的赌场,都知道了叶立培欠了赌债未还的事情。并由此引发了叶在2002年9月的诉讼。

  带客赌博

  对叶氏而言,更为遗憾的是,2003年5月澳洲联邦法庭宣布了对其不利的判决。法庭的判决是,皇冠不欠叶220万澳金。而且,叶还欠皇冠130万澳金。

  事后叶说事情不会完。“我肯定会上诉。”叶当时曾在他位于29层的豪华办公总处告诉澳大利亚的记者:“是我的钱,谁都拿不走。”

  但澳洲法官显然也有自己的逻辑依据。

  根据材料中法官的陈述发现,法官做出上述判决的主要依据在于,叶的侄子叶宗男(音译)的部分证供。

  资料显示,叶宗男(音译)曾经给一位负责皇冠赌场国际营销业务的人士写信说,“皇冠和SUPER OCEAN(叶氏在澳大利亚的公司)极有希望在中国推销皇冠赌场的业务上进行合作。我个人坚信皇冠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在中国找到赌客。当然如果进行这样的合作的话,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资金的转移,赌客的信息需要保密,以及这些赌客的签证问题。我希望能够当面详谈一下。这个问题在中国没有越来越开放之前是无法解决的,但是近期我想我们是看不到这种改变。”

  叶宗男还在信中写道,“当然你应该知道,EDDIE·YE(叶立培的英文名)与我很支持皇冠的生意,尽我们的所能给皇冠(从中国内地)拉很多豪客过来。”

  他又在信中向该位赌场人士抱怨说:“(带了这么多豪客来赌场)EDDIE·YE和我都没有得到我们应得到的佣金。按照皇冠的规矩,我们应该从这些客人的累计下注中得到0.05%的佣金。不过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种佣金。上个星期我就带过一名玩家——王友恒(音译),是一位在皇冠里注册过的玩家。我们安排了澳元给他下注。他总共下注了8000万澳元,而且全在皇冠里输了。现在我们需要承担在中国国内收债的风险,还有人民币贬值的风险。”

  在当庭质询中,叶宗男承认,通过他们在香港的公司,将港币转入皇冠,以安排内地赌客到皇冠参赌,然后在国内向赌客收回人民币。但是他强调这是一种朋友间的“帮助”而不是商业行为,而且事先这种“帮助”均需得到叶立培的同意。

  为此,澳大利亚法官认为,从叶宗男的呈词判断,叶曾向来自中国的赌客提供硬通货做赌资,所以叶有动机将220万元澳元借贷给别人使用。

  或许,正是因为和澳大利亚赌场的关系江河日下,而叶立培赌兴未了,才转战以暴力解决欠债问题的澳门赌场,并引发了此次灾祸。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