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里程7-时间之窗口 2009/03/28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一下飞机,就觉得上帝太善待广州人了.虽然石头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城市丑陋的建筑,以及到处可见的萎琐行人,以及更加萎琐的街头保安.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城市很适合那些自得其乐的人在这里尽情的生活

上海冻得让人受不了,天一黑,路上行人脚步一个比一个快,都想尽早逃回到自已的小窝里去.空气中带着一股烦躁,一股阴冷的烦躁.

 已经近一个月没下过雨了.这个号称在海边的南方城市,却象北方的城市一样的干燥.在空调开的大大的办公室从早做到晚,石头的肺象是一个被风干了的仙掌球.一到充满着汽车尾气的街道上,他时常觉得自已象是一个抽支大雪茄的蛤蟆,张大着嘴却无法呼吸,而且很可能随时不支倒地.

 恶梦般的上海冬日.

 而这里,空气中散发南方特有的疯狂生长的植物气息.空气中湿度很高,让石头象是从头到尾被淋上了一杯水.他贪婪的呼吸着湿润而新鲜的空气.

 广州真好.没人注意你在干嘛,没人跟你比西装的品牌,领带的颜色,皮鞋的光亮度.就算穿得象个要饭的,也没人向你多看一眼.广州真是他妈全国最大的村庄.广州,真是他妈的好.

 他信高彩烈的坐在象是铁丝鸟笼的出租车里,看着窗外丑陋无比的广州市容.

 这个城市里,有着无数掩藏在丑陋里的精彩-比如,一个在一条肮脏臭水沟旁的饭店,却有着全国最好吃的蟹粥.一个在灰色水泥高架桥旁的饭店里,却有着清甜的生鱼片可大快朵颐.一个很丑陋的房子里,却会生活着一个极可爱的女孩.TEDDY BEAR,就生活在这个城市里.而明天,石头就肯定可以看到她圆圆的眼睛了.

 他很高兴,在出租车的后座上睡着了.

 第二天,当他又一次跟TEDDY 在办公室里撞见的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大叫一声:”天哪!”

 石头正在她的坐位上欣赏着她的卡通玩具,和画满着奇奇怪怪人物形象的涂鸦本,正在会心的笑着. 而那时TEDDY顶着一头毛茸茸的乱发,象是一个没有睡醒的玩具熊,走进了办公室.

 他们俩在短暂的对视着.周围都是同事,没有办法给予一个拥抱,或者,一个亲吻.但是,石头的心灵象是被什么击中了,极度的狂跳起来.

 太让人熟悉的快乐感觉,象是潮水一样,把他给淹没了.

 他真想拥抱一下这个象是从迪斯尼乐园里逃出来的卡通人物.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子,几乎没有的眉毛,和薄薄的嘴唇.

 却无话可说.这个场合,又能说什么呢?

 她心慌意乱,却着带着一脸的傻笑.石头看不到自已脸上的表情.也许带着一个僵化的笑容. 无数甜蜜和苦涩的回忆,让他无法判断自已的正确表达方法.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一个长长的,几乎是永恒的对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