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WALKER 2046

Just jumpped into the trading world

里程6-海底的沙砾 2009/03/28

From Black | White Trips

怎么可以爱你,当我已经有了爱人的时候

你登上了,一艘必将沉没的巨轮
它将在大海的呼吸中消失
现在你还在 那面旗子
那片展开的暗色草原
海鸟在水的墓地上鸣叫
----海子

这一辈子石头是跟大海脱不了干系了.
2006年的三月份,他又一次去了海南.亚龙湾.
石板热热的,光着脚走在上面很舒服.
他就在亚龙湾万豪酒店的专属沙滩上坐着,然后他突然做了一个举动:他脱下了那个一直戴着的心诗指环.
爱人已经远离,再戴着这个金属制品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沮丧的在潮水线附近挖了一个坑,然后把指环放在里面.
之前读过一个关于海沙的小说,一粒沙爱着另一粒沙,爱了十万年.幸福而又悲伤,因为他们相距一米. 近乎永恒的一米.
那么,让这颗指环有一天也去海底吧.让它爱上一粒沙,然后永远陪着那粒沙.
石头缓缓的用沙把它给埋上.
就这样吧.也许有一天,另一颗指环也会在这里.
他转身离去.
然而又舍不得…..
转身一看,海潮袭来,将沙滩改变的无影无踪.
石头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片面目全非的沙滩.
就这样, 他永远的失却了他的指环.
“为什么要这样?” 黎黎在电话里质问他.
“我会去找的!” 然后她挂了机.
在海南亚龙湾万豪酒店沙滩尽头的第二个沙滩椅的正前方五米处,石头埋下他的指环.

但是,永远找不到了.

也许它现在静静的躺在海底呢.带着微笑.

“我想念着你呢” 石头跟它说.

“何必如此,一切皆已物是人非”.指环讥讽的笑着,静静的躺在海底.

是啊. 石头叹息道.你说的对. 只有对黎黎的想念,象是潮汐一样,时不时的袭来.

然而一切皆已过去,成为历史,无法更改.

她已经嫁人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